1988:这个世界想和你谈个JB

小海,一个干干净净的,蛮安静的男孩子,喜欢读书,不喜欢与人争论的男孩子。

小海,普普通通的男孩子,工薪阶级的父母不会让他忍饥受饿,也不会给他跑车洋房。

小海,没有背景的男孩子,家族世代符合规定,祖上贫农,当代平民,从不游行。

这样也不错,平凡一些多好——毕竟韩寒写的歌词,说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

但,也正是韩寒本人写了,1988: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韩寒写下了陆子野,陆子野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小海翻开了韩寒的书,看到了陆子野,便也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那时我还在上大学,颓废之余加入了校文学社。

在一次活动结束之后,一小撮同学聚在了一起,分享着自己的书单。

其他的我都忘记了,只记得小海同学目光坚定,一字一顿地说,我推荐韩寒的1988,这本书大家一定要读!

于是我就跑去买了一本,闲着没事时就翻开读两页。

读着读着,我发现这书还挺有趣的。嗯,语言风格是我喜欢的类型,人物刻画也很到位,主角陆子野一定是个非常有摇滚气质的青年,还有那辆名字叫1988的机动车,样子一定很酷,跑起来的声音也一定不赖。

是啊,还有一些东西。那些让陆子野想和这世界谈谈的东西,那些让小海发了疯的东西。

那天,又是一次文学社集会,小海问,谁读1988了?

我怯生生地举起了手,前排的座位上还有两个人也举起了手。于是,小海就要我们和他一起讨论1988。

你们知道,那辆车为什么要叫1988吗?小海问。

嗯嗯,我们三个附和着点了点头。

那你们觉得,这本书到底想表达什么呢?小海的眼中开始闪光。

就这样,我们的讨论开始了。只是没想到,本来友好的讨论,到最后竟然变成了一场争吵。

争吵的最后,小海激动地说,就是因为那个时代的伤痕,才导致了这个时代的悲剧!你们难道就不懂吗?

你懂个屁,一个同学回敬道,要是按你说的那样,国家早就完了!

如此,大家不欢而散。

那天,小海把自己的网名改成了,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从这之后也没再参加过任何文学社的活动了。

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你也想和这个世界谈谈,大家都想和这个世界谈谈。但有人想过,这世界个也想和我们谈谈吗?

毕业以后,小海去了香港某所大学读研。我们本就距离遥远,又只有几面之缘,便没再联系。直到那一天,小海退学的消息从远方传来。

我想,大概是生病了,应该去慰问一下,便点开了小海的头像。只是这时,他的网名变成了,这个世界想和你谈个JB。

听说你退学了,是真的吗?我打通了语音聊天。

是的。小海答。

发生了什么?生病了吗?我问。

没有,我自愿退学的。小海说,发生了很多,如果你愿意听,我就讲讲我的故事吧。

和在K大时一样,在香港刚一入学的小海就加入了校文学社,并在那里找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

小海和这些人聚在一起,高谈阔论之余,也写了不少东西。他们就想着,这个小团体要自己出版一个他们的文集。小海说,这篇文集,就是他们和这个世界谈话时所提出的问题。可奈何社团的官方在读了他们的文章之后,并没有批准他们的请求。

于是小海他们便决定自己联系赞助者,自费出版。小团体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赞同。最先联系他们的,是一个自称教会的组织。教会声称,以上帝的名义,他们支持出版自由。还说,只要他们来参加周末的敬拜,教会就出资金帮他们出版文集。

小团体里的学生们,都很开心,便在周日纷纷去到了指定的地点参加敬拜。本以为会是个像样的教堂,可实际上却是一个拥挤的民宅。

二十多个人挤在一个小屋子里,在听所谓的牧师讲道。

出人意料的是,这牧师所讲的和圣经倒没什么关系,反而讲起了他以为的中国历史和政治。满口胡言,妖言惑众,但每每讲起中国的坏话时,下面的人群中就会爆发出欢呼声。

这个所谓的牧师讲完之后,就到了奉献的环节。只见大家都呈跪拜状,并把大量的钞票放进在人群中传递的袋子里。

小海他们顿时傻了眼,说他们没带钱。

没关系,牧师微笑着说,我们也可以刷卡的。

而身后的门也在不经意间被其他敬拜者挡住了。

遭遇了第一次的欺骗后,小海他们变得谨慎了许多。这时的小海,还在幻想着有朝一日,他们的文集能发表。

只是小海渐渐发现,所谓的自由,并不是他向往的自由,所谓的民主,也不是他向往的民主。刚刚入学时,小海用自己的真实身份信息注册了一些令他后悔的东西,到现在,一些不怀好意的人都经常来骚扰小海——当然,也包括那个假教会的人们。

小海有点想退出了,但事情却没那么简单。那天,在小海的小团体日常集会的时候,几个青年闯进了活动室,说只要小海他们随他们去游行,就出钱出版文集。

小海拒绝了他们,可他们却一把拧住小海的胳膊,把他拽到角落,狠狠地说,要么上街,要么扑街。

小海挣脱他,大声喊,难道这就是你们想要的国家,想要的香港吗?

那年轻人冷笑道,那些我不关心,我只关心他们给的钱!

于是,小海和他的死党们参加了游行。

小海站在队伍的后面,看着手中拿着的标语,不知是举还是不举。

小子,你在干什么!突然,一个大叔从后面抓住了小海,一路把他拖离现场。

我,我其实是……小海想解释些什么,又放弃了,转而昂起胸说了句,也是最后说了次,我想和这个世界谈谈!

这个世界想和你谈个JB!大叔骂毕,狠狠地给了小海一个巴掌,走了。

小海说,不久之后,他就办了退学手续,一来是为了躲避那些心怀歹意的人,二来是没脸见他的那些死党。

呵呵,小海自嘲道,世界就是这样,我想和它好好谈谈,它却想和我谈个JB。

去考研吧,我说。

什么?小海问。

去考研,或者找工作,然后好好生活,我说。

可世界它……小海没说完,就被我打断了。

JB,没错,但这是世界的JB,它造就了全世界的孩子,对,就是那个,就是小说1988中最后陪陆子野上路的那个,全世界的孩子。

那……小海再次变得激动了起来。

放心吧,给我们的,都是好的,我说。

 

蓝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