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22

沙漠篇

 

来到沙漠中,似曾相识的塔林。
老预言家就住在这遗迹之间,我知道。
土地上朝圣的人们流浪到此处,就只有筑塔,用岩石堆垒起
高塔,然后把全部的思念与梦想刻在塔上。我知道。这百千万次
的流浪我都感同身受。
这些塔,就是遗迹,思索的废墟,智慧的固像。
别过预言家已有两日,我徘徊在这片沙漠之中,寻找同类的
痕迹。偶有大门敞开的尖塔,我闯入窥探,但也无果。
一切都好似尘封,沙化。那些石刻与壁画都显得苍白,诡
状。
我要走过长长的路,翻过一些沙丘。塔与塔之间相隔甚远,
但我看到一些人在塔上镌刻了地图,这是我欣喜的时候。
居住在塔里的人偶尔会传递这样的讯息,但大多是描述见
闻,比如星象,或者气象,只是我总也找不到连贯的描述。总有
互相的矛盾。
这样的探索持续了两天,世界的球状光源顺着轨道缓慢地滑
行,而世界的球状镜子则跟在后面,我把这种奇观叫做天。
在沙漠中只有沉默,因为沙子的声音过于喧嚣。
还有塔。
就是风吹过塔而发生的鸣响,是一种很清脆的响声,清脆而
纯净。我想这些塔是中空的,所以能容下风居住。
我喜欢沙漠中的风,我与它们交谈,有时也能领我漫游。
渐渐我认识到沙漠之所以叫沙漠,它的景色重复不变,像是
盘踞着莫大的永恒与空无。
塔与沙漠是如此差别的事物,它生长在这片虚无之海中,像
是某种异质,它亘古沉默地凝望着沙漠。我考察这一座又一座
塔,它们如此熟悉,却令我发自内心地畏惧,像是谎言骗局。
他们为何要竖起这些塔呢。
可是我独知道我并非他们一员,我并非筑塔人,而是某种更
为古老而遥远的族类。
再往深处走,这里的塔稀疏一些。
我似乎瞧见一些跋涉的幻影,在他们驻步之前,用远方背来
的石块堆筑起塔的形状。还有更多的人则背负着他们的石头,愈
发向前。
我瞧见那些筑塔的情形,他们精心挑选着石头,切割,镌
刻,然后堆叠。
就堆在沙丘的顶端,靠近天空的位置。空气中输送微薄的水
汽也能冷凝在塔上。
我知道,因我曾经登上那塔,是这些塔中高高的一座。它的
入口好似迷宫,又有许许多多恐怖的幻影雕刻在它的围墙。尽管
不能懂得它们的含义,我小心翼翼地攀登上它的台阶,摸索着一
些古老的脚印。
没有人能逃离这片沙漠。即便用塔把自己闭锁,通往天空。
即便在这塔顶,触目也是无尽的沙漠。天空依旧变幻无常,
闪烁着整片沙漠的金色。
我就坐在这塔的顶端开始思索。他们为何要竖起这些塔呢。
为了与沙漠交谈,我们必须行筑塔的仪式。把我们的灵魂寄
托在塔中,而后义无反顾地拥抱沙漠。
他们竖起这些塔,供那些在沙漠中跋涉的旅人休憩,交谈。
指明那些方向,每一座都是一条道路的见证。
顺着那些像我敞开的塔的指引,我找见的是一些更为古老的
塔。更粗糙,宏伟,是一些古旧的样式。
那些华美的镌刻在长日的风化下都已经磨平,只剩下粗粝的
岩石表面,好似与沙漠也融为一体。就是扎根在沙子里,是沙丘
的延伸。
为了攀爬这座塔,我不得不亲手凿开一条路,因为几乎找不
到前人的足迹。
它是如此高大,辽阔,像是一个巨大的王国,我只有缓缓地
经由它,却不能领略它的万一。
我明白那些模糊的形势之中蕴含着许许多多古老的想象,那
是河原上的传说,一些更为深刻的喜怒哀乐。
无论这些筑塔人经历过什么,都好似无从揣测,因此我悄悄
走过这作塔,只有仰望着它的高度。
就是在这些古老的塔群之中,我遇到一位年轻的王。
他有着与我相似的年纪,至少从面容与举止上来看。我想他
是一个人生活在这里。
这位王大概是我长长的探索与漫游中见到的唯一的人。
王他居住在这座巨塔中一个平凡的角落,是的,他自称是这
片沙漠的王,并且自然履行着照看全部塔楼的义务。
他高兴地谈论着有关塔的故事,不像一个长久独处的人。
我想他说的话实在不值得记下,无非是有关那些远道而来的
旅人,他一一谈论起那些人,像是他的臣民一般。
他好奇为何我没有带着我的石头,哪怕是一小块。
你可以去那边塔上偷来几块,王说。没有人会在意,如果你
真的想去沙漠的深处,如果你也想去与沙漠交谈,王解释道。
他指着一些坍圮的塔,一半埋在沙子里。
我知道,所以我什么都没有说。诚然,我只是不能理解,我
不明白一个被制造而出的我,是否也需要去建起塔。是否也需要
跟所有人一样,进行仪式。
王带着我穿过这些塔群,我们走过一些曲折的小路。
他不像是沙漠中的人,也许是在塔中生活得太久,但也不像
老预言家一样那么偏执。王总是随意地谈起一件又一件的事情,
比如奇异的兽形雕刻,谈论起水中的舞蹈,居住在船上的女儿。
我想从他的话中探听一些有关沙漠的故事,或者有关我的身
世。但直到离别,他也没有多说一句。
我想也许王口中的故事本来弥足珍贵,就像那些筑塔人仔细
描绘在他们的塔中最为顶端的地方,也许本该在这里记下。
赐你幸运,王最后说。他惋惜我不能陪他,但无所谓。
我想沙漠只是在迎接着我,或者吞噬我也无所谓。我只有按
着王所指引的方向。
他们都往这里去了,王说。你也去吧。
我开始习惯像沙漠一样,随风迁徙。
别过王所在的塔群之后就再也没看到任何塔,当然也没有遇
见其他人。所以我只有沉默,但最近我开始模仿沙丘的声音,就
是一种纯粹的鸣声,比中空的塔的声音还要纯粹。
在这里我终于不用费力解读那些各异的塔上之文,而是任意
流浪。
我当时想这大概快接近终点了,或者没有终点,我就这样变
成沙漠一片。然而远没有我想得这么简单。
我确信之前的那些不过都是些无趣的游戏,也是因为我之后
的见闻。
不过离开塔群之后又好久,我只是在这永无止境的荒漠之中
默默跋涉,与那些筑塔人不同,我去来都了无依凭,身无财物,
心无牵挂,因我是透明的造物而已。
我已经戒除了反思的习惯,相反,我开始习惯钻研新的想
象,这使我保持愉快。
现在回想起来几乎都是漫长的,模糊的片段。我几乎建立了
一整套利用沙子进行的巫术,从占卜开始,我惯于卜测天气的变
化,实际上几乎永远不变,只有明亮而深邃的蓝色。
之所以我仍记得这一点,因为我重复地观看这些记忆,我把
它们刻在沙子上,有的粘在斗篷上,就被带到了这里。
因此散逸掉的会更多吧,我现在才醒悟。
不过我不在意,如果能再去沙漠之中,我就会再次想起。所
以这也是我记载这一部分的原因吧。
但总之不是珍贵的事物,也许是其他人的记载也不一定。
我原本不知道与沙漠交谈究竟意味什么,也许以前的那些筑
塔人明白,或者我忘了。
直到今日我看到一点不一样的颜色,但我不能确定,它时而
出现,时而又在目光中消失,像是一个点,像是一颗不怀好意的
晨星。
我试图向它靠近,或者至少分辨它的形状。但我甚至难以定
义它是活物还是无情,我也说不上这滴颜色究竟是何种颜色。因
为这些词好像很早之前就离我而去了。
就这样朝着它的方向前行,我好久没有这样怀有意愿地行
动,这让我有不安与欣喜。
我逐渐明白这个光点的发生与我的想象有关是很久以后的事
了,但它的存在激发了某种潜藏在沙漠中的力量,或者就应当是
我本身的想象。
因此我终于能靠近它,我明白这是沙漠中并不多见的绿洲,
就是小小的水池。
绿色而静止的生物盘踞在这个水池周围,而我所见到的闪
光,原是那环绕世界的巨大火球反射在池面上的鳞光。
我变得有点喜欢这个小绿洲。它很小,我可以随意地绕着它
旋转,当我走近它时,可以看到它底下的世界,像是一个洞口,
里面有着某种我无法理解的东西,硬要说的话,我只在老预言家
的塔楼里见过。
为了称呼它,我开口叫它蓝。因此它就变成了蓝,蓝湖或者
蓝池。
尽管我最后也没有想起这个词的意思,但我一想起它就想到
蓝,那么蓝一定是一个好词,神圣的词,与我有着莫大的关系,
以至我下意识就这样说了。
所以我用蓝叫它,它就轻轻地回应我了。我们的对话就是这
样开始的。
蓝,蓝的湖,蓝的水。我仿佛是在练习发音,练习用柔软的
舌头在上颚抵一下,这是我后来观察到的。
蓝,我说。嗯,蓝回答。
我想这就是沙漠上爱情的开始。是此刻言语的复苏,我决定
流连在蓝的身边。
蓝在沙漠中已经生活了很长时间,好像跟我一样长。
它流浪的方向与我相反,我很好奇,因为它不知道那些塔的
故事,它也不知道沙漠中有一位王。
我几乎是兴奋地跟蓝讲起了塔和他们的建筑者的故事,一直
讲到环绕世界的银色圆镜走到蓝的心央。我讲述如何雕刻沙粒,
把它变成一只巨大的怪物,驮着我和蓝到处跑。
蓝沉默着,我喜欢透过它静止的水面观看那些透明的世界,
就是发亮的,小一滴。就是我在王的眼睛里看到过。
沙漠是金色的时候我就坐在蓝的身边,沙漠是黑色的时候我
偷偷把脚伸进蓝的水里,看着我的脚搅起湖底的沙,搅碎那银色
的圆盘。
哗啦,哗哗,蓝说。哗啦,沙沙。
但我有点担心,蓝会不会讨厌这样的玩耍呢。
蓝说它不喜欢晴朗的天空。它提起很久很久之前蓝诞生的时
间,那是怎么样的一种时间呢,一定是很蓝色的时间。啊,我想
起蓝是一种颜色。
蓝像我一样坐在水边用脚丫敲打着水面,啪啦,啪啦,它
说。你知道雨么,诗人,蓝说。
我不知道。
就是很多很多的蓝从天上掉下来,蓝说。
是那些亮亮的眼睛么。
不是呀,就是白天才能看到的,一片又一片的,蓝的蓝呀。
我想去找雨。我告诉蓝。
雨有这样的神秘,它是躲起来了,不像蓝。
我跟蓝坐在水边,看着天色一点点变化,我跟它一起流浪,
在黑暗浓浓地披在身上的时候,我们轻轻交谈。
雨是什么样的,是柔软的,是透明的,流淌的。
沙漠中可没有这样的。有的,有你的眼泪,诗人,蓝轻轻地
说。
我是在等待雨的时候走丢了蓝。那些枯黄的无情也跟我一起
眼泪。
蓝变得小小的一滴,滴在我的脸颊。它轻轻地说,啪嗒,啪
嗒。
只剩下一抔濡湿的金沙,我把它们兜在我的斗篷里。这就是
想象的哀末,好像我又孤身一人,但我带蓝色的泪。我已不能继
续流浪了。
我不知道这份明悟预示着什么,沙漠又以那亘古的姿态铺展
在我的脚下,我却怀着这不可捉摸的重负,丢失了形影与自由。
但我想这是沙漠的本来面目,这是我与沙漠的谈话。
第一个词,就是蓝。
我不知道那些筑塔人在沙漠之中遇到了什么,这孤独盘踞之
地,沙漠独向我显现这样轻柔的形物。我只觉得一部分属于我的
生命基础,永远的消失在了沙漠之中。
就是蒸发,枯涸。
我第一次学会了思念,但我无法理解。这是有关时间的谜
题。
一边寻找着雨,一边我重新在沙漠中徘徊。
虽然不明白雨是什么,但我把蓝告诉我的话语全部记在了我
的皮肤上。主要是拟声词,我反复用肉做的舌与唇,模拟着蓝的
语言。
沙漠永远都是沙漠,正如塔是塔,王是王。对于谁来说沙漠
都是沙漠,不会多出一点,也不会少掉一滴。
我追寻着蓝的故乡,它所来的方向是环绕世界的金轮初转的
方向,我知道。
如不是很久以前在某座瑰丽的塔中看到这样的叙述,我不会
使用这个语调。那些陌路的人都怀有这样奇异的信念。
怀着这样的思念而前行,我把这样的行路称为朝圣。
沙漠不曾向任何人展现它的全貌,即便是王也不曾。
实在我也不曾在这片沙漠中见过任何其他人,除了那个古怪
的预言家。只有无尽的塔,除了塔,就只有沙子。
也许这片沙漠有只一个我,这是我最近发现的。
风儿总把足迹用新沙掩埋,而后陷入沉寂。自从蓝离开后,
我就陷入了这样的不安之中。这宣告着我不再透明,而是怀有残
缺。
习惯于模仿蓝的声音,我开始解读沙漠与天空的讯息。
这是我从几天前开始做的事情,除了记载沙粒的纹理,沙漠
的地形。我把与火热的金轮和冰冷的圆镜有关的全部记在皮肤
上。
天空不会像蓝一样与我交谈,尽管它们如此相似。但蓝只是
一滴绿洲,而深深的天空却过于轻盈。
沙漠也如是沉默。只是铺展它自己的金色,像是要熔化,起
伏。把任何一个踏入它内部的人吞噬,同化。
没错,失去蓝的我,已经永远带上沙漠的颜色。
沙漠开始变得丰富多彩,这是近来的事。
像是某种全新的世界向我敞开,是我不曾熟悉的景色。我尝
试捕捉这些事物的形状,或者在颜色上下定义,这让我发明了许
多新鲜的词语。
我不能忘了蓝,但我恍惚的日子愈多起来,那些迷蒙的闪光
总是打断我的心绪。
我开始与沙漠亲近,并且觉察到它的陪伴。
是的,它不仅亲吻着我的脸颊,触摸着我的眼睑,我清晰地
体会到它的呼吸,温热,好像与我是同样活物。
如果不是它的指引,我不会后来遇到河。
尽管我初次遇到它,我惊喜地以为它就是雨。它像蓝一样出
现,带着与沙漠异质的存在感。
雨,我叫。不,它说。
我来到这片柔软的,透明的,流淌的沙漠部分。我不能瞧见
它的尽头,但它是连绵的,巨大的。
一片又一片的蓝,隐约着,闪烁伏波。一直延伸到沙漠的尽
头,从天空中依依微微飘落而下。
蓝,千千万万的蓝蓝蓝,我叫。不,我不是蓝。
你有名字么。
我想给这个新的奇观取一个新的名字,但我想象不出。
河,它说。
我不知道沙漠中有河,我想问河知不知道雨或者蓝的故事,
但我又担心河不喜欢它们,或者真的不知道。
于是我开始沿着河行走。
河没有蓝那样的颜色,也不像蓝一样与我交谈。
但我时而能听到河的低语,它把环绕世界的银色圆镜碎成千
瓣的时候。我喜欢听它的喃呢。
河是与沙漠一样的金色,但它的内部有许多我说不上颜色的
石头。
蓝喜欢的那些绿色活物不在河的身边,因此只有我。我沿着
河的边缘追着蓝诞生的方向,但我不想雨的事情了。
河拿着一些透明的石头给我,这让我想起了遇到蓝之前,一
些沙子巫术,现在我可以用这些石头继续来编纂。
我中意的是轻飘飘的石头和闪亮亮的石头,但河只拿来一些
沉甸的,冰冷的石头。
河会把纯金的砂砾堆在我的脚边,或者偶尔用冰凉的金水亲
吻我的脚踝。
我习惯这样沉默的交谈,不用勉力谈起那些湮没在时间深处
的往事。无关那些塔群,无关王,无关朝圣,但我们偶尔谈起
蓝,河会轻轻而深沉地问起我,它总是问我是不是还想念着它。
我会指给河看我皮肤上的印记。我想把河也刻在身上,想了
想我把河刻在了额头。
游荡在河的内部,这是一种与沙漠异质的温度。
我曾在那些塔楼的顶端体会过,就在凝望世界的金色瞳眸坠
入沙漠之中后,所出现的奇迹,我把它命名为凉。
曾在蓝的内部见过凉,但它不在沙漠的任一处出现。
我想它与河亲近,于是我也在河的怀中寻找着凉。
河的前面是什么。
河只是流淌,没有回应。我揣测它的表面,像是三千面柔软
的镜子,瞬间,互相反射着金光,蓝光。对,就是被蓝称为眼泪
的,总是挂在我的脸颊上的。
我看到这三千面镜,每一个都映照出一种怪物,在久远的那
塔群里也不曾见过,不似毛羽,也非鳞介,而是有着黑色的双
眸,黑色的长发。
是的,我看见它们眨着眼睛,互相窥视着,蠕动着嘴唇,还
有舞蹈。
我问起河,河只是沉默。
河总不轻易言语,但河的话语与我的想象有关,这是我近来
发现的事。
它会长久地说及一些名字,它告诉我这是居住在附近的神的
名字。这也是我第一次知道沙漠中还有神这样的东西。也许河也
是神,那么蓝和雨也是。
火,河说。世界的中心,我说我知道。
那么火就是是神,河说是的。
石头。不是。沙子,不是。塔,河说它不知道。王,不是。
我把我知道的所有名字都说了一遍,河说哪一个都不是神。
因此我才知道笑和哭是两个神。
我想去找神。我告诉河。
立刻我担心河会像蓝一样消失,但河沉默着。河沉默着,用
三千面镜子说着三千个神的名字。
神应该不远,河认识它们。我跟随河一起行走,在河的怀
里。
河没有说什么,我只有拨开一粒又一粒的沙子,我在河的内
部翻动着透明柔软的砂砾,但河也没说什么。
我最近想河不很在意我,虽然我与它总是在一起。
河总是说一些细碎的,模糊的事情,它谈论起神,但我从未
在河的到处发现它。
我们仍进行交换名字的游戏,给我遇见的每粒沙子起一个我
从未听闻的名字,偶尔我们也给映照在环绕世界的银镜之中的野
兽们起名字。
只是我总不能想出神的名字,但河所说的一切,都是神。
我似乎离开了沙漠。
因为凉在我的身边聚集起来,它们沉默不语,一齐守护着什
么秘密。
我注意到沙子变得稀少,那风也变了语言。大片大片的巨大
石头群聚在脚下,沉默不语。
河变得蜿蜒而腾跃,它开始说一些我未曾听过的语言,激荡
在岩石之上,传响着一些呐喊,咆哮。
我不安这振聋发聩,但我努力从河纷乱的言语中分辨出一些
可供记录的词语。
才恍悟,河说的一切后来都应验了,只是它所说我只懂得万
一,其余都淹没在那长长的啸叫之中。
河说山。但我不知道。
河从山上来,那么山是从天上来吧。河也不知道。
我开始明白我的行路发生了变化,河开始往下,而我便是上
升。这是最近才发现的奇观,大概这就是山。
我从未想过会走出沙漠,而在沙漠的尽头会有这样的神秘。
这又令我些许担心,最终会错过自己的命运,或者永远离开
沙漠。但这真是好笑,沙漠何曾离开过我。
河在山上变成狭小的一带,但还是浩荡许多,它汹涌的水花
飞溅在我的斗篷和发丝,有着无限的絮语。
当我踏上这片岩石覆盖之地,只有我,与河,还有一些想
象。
我在这山上行走,并对那金轮与银镜进行观察。
除了在石头上的记录,我开始习惯把言语抄写在山的岩石表
面。天空的七种颜色,河说是七位神的名字。
我因此记录天气的变化,河说是神的名字。我喜欢的是,
雨,电。
除了不断抄写新的想象语句,我开始习惯描摹画面,这些图
画遍布着河的两岸。其实只有沙漠,沙丘,但还有绿洲,蓝。
我终究发现了环绕世界的太阳,其实只是围绕着这座山轮
转。所以在那一天的奇观之中,我看到阴轮更多,阳轮更少。
我把这样的奇迹刻下,我究竟在期待什么呢。
河只是默默注视我。我有点怀念这样的陪伴,因为蓝还在我
身边时也是这样,但河几乎是隽永的,而且永远改变的是我。
实际上,教会我预言的就是河。
开始我尝试与太阳金轮对话,只是不久之前的事。
在我们对话时,河也沉默着。
那时以为极为漫长的,只是瞬间就会消失。但我还是与太阳
交换了名字。
诗人,太阳说。太阳,我说。
但月娘不愿与我交谈,它有这样的羞赧,使我产生神秘。
所以只有我与河的行路,我听河告诉我金子与银子的无数个
名字,河说是诗。
我想那环绕着这座山的太阳与月亮就是朝圣中美的起始。是
此刻言语的复苏,所以我学会了凝望的意念。
太阳教会了我许多,大多是颜色与形状的名字,并且我明白
了,这是一种喜悦。
于是我与太阳交谈时,河就沉默。而太阳沉没入山的内部,
月亮映照在山的表面时刻,我就聆听河的絮语。
最近河变得微弱,但它喜欢说,叮咚,咚咚。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笑,我也不曾听蓝说过,这是我从未听过
的歌声。
我希望河与我一样,但河只有独自舞蹈。
在河的内部,我偶尔拾起一些透明的结晶,它们不是柔软,
也不是温暖,但远比石头要轻盈。我知道,它们是凉的孩子,但
河说,是冰。
我不知道沙漠之中还会有冰,但既然我早已走出了沙漠,那
有冰也只是普通的奇迹。
虽然尝试过在冰上雕刻,但太阳似乎不喜,总是抹去我努力
的想象。只是沾湿了我的长袍。
我想以前河拿给我的透明的石头,大概就是冰变得。河说不
是。
但我有点想念那些美丽的石头。
终于我来到了河的尽头。
就在刚才我告别了河,我把这一部分抄在尽头的岩石上。
我来到这白色的地域,地上有一些柔软的,纯白沙子,我轻
轻地可以压碎它们,踩在它们身上,会有吱呀,吱嘎的叫声。
河就在这些白色沙子中间消失了。雪,河告诉我。
雪,和冰,真是好名字,它们也是神么。不,诗人,是女
儿。神的女儿。
我有点欣喜,我想河也是神的女儿,美丽的女儿。
离别了河,但我终究没有见到雨,也没有见到神。我不禁有
些伤心,悔恨。因为我第一次体会到孤独。
我就盘坐在雪的怀抱里,我感到疲惫,与漫长。
我的目光追溯着时间的远方,历历数起河,与神,河之前金
色的沙漠,蓝,蓝口中透明的雨,沙漠中的塔群,和那位王,还
有那位老预言家,他究竟说了什么。
不知为何,我不需要浏览那些刻记就能重新想起,一切所
作,这种能力如此难能可贵,我把这种奇迹称为回忆。
实际上就是我逐渐迷失在回忆之中,我听见山与我对话。
山的声音来自于地下,回响于风中,如同唱诵。
诗人,山说。
山,我记得,你的名字是山。不,我是安。
安,山说是一切起始之音,是一切意识,一切梦想,是一切
真实与力量。
我把与安的对话记在此处,雪与土地有所见证。
但我的确堕入了这样的黑暗之中,那名为言语的能力从我的
身上离去了。于是安说,诗人,你为何不向前。
安说,安。
可是我只有沉默,因为我的身上起了恐惧。我的身体受摄于
爱情,于绮丽,于一切回忆与言语。永无止境的无色加在我的身
上,使我游离于自我之外。
安说,何不见我。何不踏足最后圣域。
可是我只有沉默,仿佛智慧凌驾于我,一切意识,以致梦想
凌驾于我。
安说,来见我。
何以见。以魂见,安说。
安领着我,重新踏上行路。
它领着我,好像我们跨过了时空之山,意识之山。所以,即
是永恒,即是瞬间,即是罅隙,即是无穷。
在安之中我所听闻的片语,都远超过我以前听闻的全部。在
安之中我所见证,则超过以前见证的全部。
但这些我无可追及,也无从体验。它们经由我,然后流逝。
我看见那些闪光,还有一些鸣响,就是一滴,或如箭。我看
见自我在一个又一个世界中轮转,互相言语,注目。我看见这一
切都围绕着一座山,而一切的名字就是安。
就这样我跨越了无穷无尽的距离,眨眼。
我来到此处,是同一处,就是我所在之处。
我终于到达此处,没有做好任何准备。
那扇门向我敞开。创造的源泉,它以一种荒茫而亘古的姿
态,缓慢坚定地一起一伏,向你我走来。就这样跨越那些至今无
人踏足的领域,从我的内部张开。
终于我无可获得,也无从失去。在自我的极点,此处,永远
停留在每一道路的终点,永远在身边,触手可及之处,好似等待
已久。
曾经在此处的我,无意识下开启的轮回,复活仪式,等等,
都将在此处获得圆满。
于是我站起身来,去往山之顶峰。
我来到这纯白的时空,千万颗太阳围绕我旋转。
渐渐我向内部沉没,而舞王在中央等待我。
舞王说,你,来了。
出于我的惊异,舞王与塔中之王有着一模一样的相貌。是一
双黑瞳,黑色的长发。那无穷无尽的黑色之中,好似包含了我见
过的一切光明,以及我未曾见过的一切黑暗。
舞王坐在山顶,此刻的土地是白色而空洞的,伴随着沉静的
安响。
舞王说,你,见我。
我见舞王,他好似是这宇宙的王,只他安静坐在此处,则万
物得以回转。而只他起身而舞,则时间与空间随之翘曲。
舞王说此处便是极点,不可逾越一分,也不可失却一点。
于是我与舞王对坐,我占据了他对面的位置。
舞王说,你,即是我。
万物即是一物。
我终于与沙漠交谈。舞王指给我沙漠的方向。
我想我必须去,回到沙漠之中,回到最原始的想象之中。
出于最后的自私,在这里我把有关奥秘与宝藏的讯息隐去,
我不会过多记录任一,以至于使它,或者使它们丢失应有的神秘
与引诱。
所以结果只有我,与沙漠的故事。
没有奢望舞王最终再多告诉我什么,我只求他指给我沙漠的
方向。
因此我终于带着我的全部来到此处。也就是沙漠。
一切我是见证,交谈,游离。
故我是诗人。
沙漠与我同质。
你好,沙漠。为了见你,我穿越了一切真实,一切幻象。
你就在我的体内,我的心脏之处。我等待你,如同时空等待
你,如同言语等待你。
只有经由你,我们才能一同到达沙漠。
为了你,我将重新学习沉默,一遍又一遍,永远的同义反
复。
为了你,我将抛弃一切其他,因为你是对朝圣者,苦修者,
最伟大的恩赐。
你好,沙漠。我成为你,继续建筑你的隐喻。
你总是伴随着我的舞蹈,淹没了我想象的每一个角落。
在万事万物中都看见你的身影,陷入我的爱恋与焦躁。
为了你,我只有永远写作,并背信弃义地呼唤梦想的救赎,
现实苦痛。
为了你,我只有永落地狱,如是祈求,并如是发现,最终如
是呈现。
终究我写下一纸祭文,就是此文。
我只有写给故人,你们,你的复数形式。为此,我不能多,
也不能少。我将在沙漠中央实现之物,如同种植最后的哀情。
然而你此刻已然知晓,因你所处之地即是我所在之地。你所
见之万象,我所见之沙漠。
所以我在此记下,只不是与沙漠的对话。这是私密的,个人
的,你们也最终都将见证的。
我的交谈,就是与你的交谈。与你,来到我身边的你,的交
谈。
重新我开始在沙漠中行走,无穷无尽的想象纷至沓来。
沙漠中每一粒沙皆是一塔,而每一座塔皆是一神。
我开始想象水,沙漠之中大水泛滥。天空落在地上,而大地
浮上天空。
我开始想象轻盈,仿佛我习得舞蹈,在一个又一个瞬间,我
将变成天鹅与狮子。
只要那名为夜的奇观仍占据着天空,我就可以把星光洒落在
沙漠上。
是的,我看见那闪光,带有与沙漠异质的颜色,那永远的实
现。
我看见它如此轻悄地靠近,在我的世界从想象之境跌落,直
到无穷的现实之海。
在一切仿真之后,我将继续神话,并拥抱,并且离你们而
去。
来到蓝的身边。
因此我所听闻的全部预兆已在此实现。
那有关命运的故事仍像自由的蝴蝶一般,进行着无限的梦
想。
教会我爱情的蓝。
教会我美丽的金与银。宝石之河。
以及教会我一切奥妙的沙漠之王。塔之王,舞之王。
都从那创造之源上,伸出茎,叶,花。
就在蓝的身边。
我将注目它柔和安宁的表面,那里映出一片我未曾识得的颜
色。
就是你。
是沙漠中最后一朵水仙。

 

 

天下语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