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剑志 • 015

正文 (卷一)• 惊尘一叹

兔起鹘落

“不行!”墨剑伦神色变幻了几下,神色终是变得凝重,沉声道,”二叔要是你平常跟我说你要这个位置,侄儿自会将掌门戒指双手奉上,可此刻二叔你为了夺权,竟然勾连魔教,连外侮而隙墙,侄儿愚钝,恕难从命!”
“哼,”墨书远依旧面色平静,喜怒无形,“这怕是由不得你!”
“刷”的一声,一道白虹一闪,长剑出鞘,墨剑伦虽是闲云野鹤一般的性子,却也始终是剑不离身,这柄剑名唤“听雨”,乃是他父亲墨书恒赠与他的,虽然他们父子间关系不算融洽,但始终是佩在身侧。
墨书远微微蹙眉,抬手打了个响指,蓦地响起一声厉啸,须臾间,殿内倒地的宾客中忽有一人腾身跃起,猛地抓住站在最后的墨青锋的后领,一拖一拽,纵出数步,把他拉到殿后。
这一下事出突然,几人定神一看,出手的原是那青衫渡口的抚琴老者,也就是魔教天乾使李如乾,他混迹宾客之中,竟无人察觉,登时把他团团围住。
李如乾哈哈大笑,道:“游山玩水,赏藏珍奇,这么逍遥似神仙的日子,老夫都心动了,隐宫主还有什么不愿的地方。”
说着,伸手在墨青锋怀中一探,掏出了那根冰火蟠龙箫,苍老的面皮颤了颤,闪过一抹喜色,低声自语道:“果然在这里啊。”一边说着,一边拖着墨青锋,一步步的后退,想逃进殿后的尚贤堂。
前殿后堂间有一条游廊相连,李如乾便是想通过挟持墨青锋逼墨剑伦退位,里一层,外一层,却是各怀心思。
影尧年几人投鼠忌器,担心墨青锋安危,不敢出手,恨恨的看着他带着墨青锋退往后殿。
眼看着李如乾奸计得逞,倏然间,变故再生,游廊顶上忽的越下一人,此人身形快如鬼魅,出手如电,左手击李如乾面门,右手曲指成爪,抓向李如乾手上的玉箫。
这下事出突然,李如乾偷袭得手,心中暗自得意,哪想到伏波又起,只觉得那一掌势如惊雷掣电,有开山裂石之威,自知倘若挨上定是不死也残,掌力之雄厚,纵他也暗暗心悸。
李如乾能当上魔教天乾使,也自是狠辣精明,立时应变,使了个铁板桥,身一曲,臂上一用力,将墨青锋一抛,挡在那人掌风来处,玉箫一递,交到那人手里,接着脚下一晃,绕到他身后,双掌一错,直拍向他背心。
那人一声清啸,瞬间收回左掌,曲腿为轴,飒然转身,单掌一抵,隆的一声,却似平地起了个暴雷。
再一看,那人分毫未动,李如乾却如喝醉酒般蹬蹬退后十数步,面上一阵青一阵红,嘴角隐隐渗出几丝血迹。
那人瞥了一眼李如乾,轻蔑地一笑,随手将玉箫递还给墨青锋,斥道“天乾使,不过如此,些许幺魔小丑,胆敢犯我墨宫!”
墨青锋惊喜的喊道:“恒爷爷!”
此人缓缓转过身,正是墨书恒,堂堂魔教天乾使竟接不下他一掌,横断万古,睥睨群雄,诚然如是。

 

墨若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