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剑志 • 014

正文 (卷一)• 惊尘一叹 

魑魅魍魉

那是张中年男子的脸,也算得上十分英俊了,和墨剑伦竟有七分相似,只是一个清雅温润,一个眉目间却隐隐透着三分邪魅凌厉,墨剑伦吃惊并非因为不认识他,实际上,墨剑伦可以说是世界最了解他的人了,这个巡防军打扮的人,就是墨剑伦的亲弟弟墨剑礼,或者说魔教十长老中的风长老。

一时间巡防军众人都愣住了,在这些不会武功的军汉眼里,魏同确实是墨剑伦杀的,魏同虽然胆小怕事,没什么立场,毕竟是巡防营的校尉,眼见长官横死,不少兵士也有些不满了,抬起弓弩对准了殿内众人,墨剑伦一使眼色,身后几十人亦是扇面排开,虎翼营是宫主亲卫,这几十人亦是军中好手,特许在殿上佩刀,刀剑出鞘,将殿上宾客和墨青锋护在身后,一时间气氛愈发剑拔弩张。

至于墨剑伦则立刻收敛了那抹震惊之色,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略思忖了一下,缓缓开口:“巡防营为魔教妖人所欺,立时退下,我以宫主的身份保证,从者既往不咎。”声音不大,却带着上位者的威严。

“哈哈哈哈…….”墨剑礼突然间笑了,笑声冰冷中透着怨毒,“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道貌岸然,我的好哥哥,这个宫主的位置,从来就应该是我的。”说到这里,兵士们都是一惊,这些军汉平日里也是在茶馆听惯了评话的人,什么玄武门之变也算熟稔,暗想:今日怕不是魔教作乱,而是墨家内部夺权,如果这个人真是墨剑伦弟弟,那按照少子承嗣的族规,宫主应该是他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这都是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哪是寻常军汉们管得着的。

“今日我便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墨剑礼取出枚金纹黑底的玄金令牌,挥了挥,厉声下令道:“影脉长老令在此,有胆敢阻拦者,杀!”

“放箭。”只是令下之后,身后兵士却没什么反应,毕竟对面是墨宫宫主。

“哼,你真的以为你想要这个位置就能拿的回去吗?”墨剑伦轻蔑地一笑,“小礼,你还是那么急躁,你以为拿着令牌就能命令他们,告诉你,这是我墨家的巡防营,不是你们魔教的,他们不会帮你的!”

此言一出,四座皆惊,都是些二十多岁的青年人,除了影尧年小时候见过几回,其他人甚至都没听说过墨剑礼的名字,原来竟是入了魔教。

“哦?如果是我让他当宫主呢?”苍浑的声音霍然响起,殿外的士兵不由自主的纷纷闪开,走进一位老者,此人玄衣如墨,须白似雪,眉目英挺,肃然生威,老者身后还跟着一只吊睛白额的黑色巨虎,非是旁人,正是玄坛尊者墨书远。

墨剑伦不由得一怔,登时明白了许多,但还是有些不愿相信,问道:“远叔,你为何要这么做?”

墨书远无喜无怒,语气平淡道,“大哥他老了,没有雄心壮志了,小伦,你也是天天把心思放在那些金石古玩上,这个宫主,你不适合再当下去了,把戒指交出来吧,我不为难你,这漠北道,该变天了。”平静的像是长辈在和晚辈拉家常。

墨剑伦霎时面色大变,急忙问道:“父亲呢?你把他怎么样了。”脸上亦是毫不掩饰的焦急之色,要不是自知不敌,说不定就立时翻脸了。

墨书远依旧是平静的回答道:“大哥喝了点酒,正在后堂休息呢,小伦放心,叔叔也是为了墨宫,并不想把你们怎么样,”那不苟言笑的脸上竟难得的闪过一抹温和之色。

“起兵之后,我会把你们安排到苏杭分舵去的,我知道小伦你本身也不想当这劳什子宫主,今后你就可以在真正的江南,好好享受富家翁的生活了。”说着,伸出左手,道:“好了,把戒指给我吧,时候不早了,巡防营的兵士们也该回城休息了。”

墨书远平静背后的是自信,两边对峙的数百名军士好像完全不存在,似乎他的话如神谕般不容悖逆。

一时间,殿内外,阒无人声,所有人都在等待墨剑伦的回答……..

 

墨若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