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20

诗境

 

在一个金色的鱼儿群聚的海岸
我们把篝火点燃了
所有的故事都在这个夜晚
听见了
年轻的想象为我建筑镜之国
把我引到月亮身边
在此曾目睹
驯养神龙的少年
而所有的天空都唉声叹气
融化的雪水
从母亲手指的缝隙中
滴在额头
我想你在海岸线旁使用的语调
是宇宙中蓝星的季节
轻轻地夹在日记的一叶
善于遗忘的色彩
为此采撷鳞翅的昆虫
你如此轻柔抚摸它们的触角
是月亮女神
永睡的恩底弥翁的吻
温暖的太阳初映照山泉的时候
就可以停下摇铃
和唱诵
夜莺在睡梦中暗暗啜泣
如果在那栈桥上你还要挽留
我唱起天使曾唱的歌
你把我拥抱
徙游的鸥燕怎么能明白
黑色中柔弱枯萎的一朵
与我仔细用意一把折断的雨伞
收拾在宝箱里
时间那好似艳羡口吻的情书
那是出于惊喜而赠送的一朵
与绵绵的白雪
一起翻身上马
带有青春的肃杀与冷痛
绝情的缔造者真是迟钝
凡是在高原上居住的神灵都显得
空洞而自哀
在祭典火红的灯光下
实现残忍的决心
在于为苍白的纸卷书画颜色
因此我只有一杆琴
山河万物也不尽然舞蹈
在森林中睡着了
像是个怀念妻子的老人
你永远不能相信我关于七彩的魔法
只要夜晚永不落幕
所以老虎收藏我的骸骨
那珍贵的羽翼一双
出于可爱的目的
没有人再会打扰这次的梦境
只要我再歌唱起神话
那自天穹滚滚而降的训谕
又会在废墟之中塔的影轮的影
重生
请给我我的爱人请不要走
你占我诗一行
无论是海波还是天空
都能飘过
就这样追寻着温柔的香味
我等待着你的发现
在这颗星球的中心我像树一样生长
飞行思索连接
牵上我的手呀
带我穿越那个绝望的春天
在无尽欢喜之池中逐渐窒息
正如山海中火把游行
香折冷梅一枝
我把诗记在月亮的殿堂
你们会拿着蜡烛来祭奠
每一滴火焰都窃窃私语
在银河的中央
最后睁开黑色的瞳眸
最后停下爱的想象
拥抱着这个宇宙全部的辉耀

 

天下语者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