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孩子光与露

被造的那年,正值战乱,枪声四起,战火纷纷。

一定要做一个好人——在接到这条指令后,我等的制造者们就被叛军枪杀,整个基地随后爆炸。烈焰中,我的核心意识受损,被迫进入了休眠状态。要做一个好人,成为了我的唯一意识。

 

1024岁的第204天,我被一个人类孩童唤醒。

按照她的说法,她本以为我是一个被埋在沙中的古代石像,便想将我拖出并转买给附近的商队,不想无意间触发了我的自修复程序。

见我启动后,她一度很害怕,握紧了手中生锈的铁剑。

你要做什么?她恐惧地问。

我想做一个好人,我答。

她怀疑地看了看我,停止了后退,问我是谁。

我回答,我是光晕号。

那你会杀我么?她又问。

我不知道,我说,如果我要做一个好人,我会摧毁你吗?

不会,好人会保护我,因为我也是好人,她说。

了解,我把她的言语整合到了我的核心意识中。

 

1035岁的第34天,和往常一样,我负责预警任务。

当年唤醒我的那个孩子,如今已成为了部落的首领。部落的人们都认为她会魔法,而我则是她召唤出的古神。和她的部落在一起的这几年,我学到了很多知识,其中绝大部分是神话。

部落的老人告诉我,在上古时期,天上曾一度有着大大小小不计其数个太阳,蒸干了人间的湖海,所有的土地都变成了沙漠。老人还说,后来有一个强大的法师升起了一片遮蔽了整片天空的云朵,挡住了太阳,人类才得以生存。我把老人的故事写入了核心意识,闲暇下来的时候就用我的主脑分析着这些传说的内在逻辑错误。

突然,我探测到一队装甲车正从东北方向接近,我急忙向人群发出了警告,让她带领其他族人隐藏到地洞中。

然而,部落依旧被屠杀了。

从装甲车上下来的士兵发现了地洞,并用穿地机枪进行了扫射。有些尚未受伤的年轻族人曾试图拿起他们的刀剑进行抵抗,但最终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我披着她亲手为我缝制的麻袍,带着画着部落图腾的面具,像一个人类一样保护着自己想保护的人。混乱之中,我中了几弹,但并未像其他人一样倒下。我用我的身体挡在了她的前面,而士兵则跨过部落其他人的尸体向我们走来。

喂,你让开!一个士兵持着穿甲枪向我吼道,你是什么型号的?为什么会违抗教皇的指令?

不关他的事!她从我后面冲了出来,摆成一个大字试图护住我。

这时,那个士兵扣动了扳机,穿甲弹贯穿了她的胸膛,在我的护甲上炸裂了开来。

你们这些蛀虫,都得死!士兵咆哮到。

我在她的鲜血中俯身,睁开我的透射眼,检查着她的伤势,双手紧握她血肉模糊的伤口,试图与死神争夺着她的生命。

继续做一个好人吧,她在竭尽全力向我说完了最后一句话后,离开了。

 

1035岁的第177天,我截获了一台教廷军队的通讯设备。

设备中传来了一个焦虑的声音,说的是让东26军马上前往旧东洋古东岛方向以支援陷入苦战的东34军和东42军。

没有必要了,我回答。

理由?!难道你是要违抗教廷的指令?!通信设备中再次传来那个声音。

东34军和东42军已全部阵亡,我答。

另外,在下正在屠杀你们的东26军,我冷冰冰地追加了一句。

 

1080岁的第57天,我无意中在旧东洋的中心岛上发现了一座古代地堡。

 

1080岁的第82天,教廷这次派出了轰炸机,即将对我所在的区域施行轰炸。不巧这时,从西北方向赶来了一个躲避教廷追杀的部落。我远远地看清了他们的图腾,和死去的她的图腾简直如出一辙,人首蛇身。

我的核心意识对我的主脑发出了命令,将这个部落的人们引入地堡。

 

1200岁的第1天。百余年来,我依然在沙漠中穿行。而自我被唤醒以来就笼罩了天空的云层已有渐渐散开的趋势,通过观察云层中的亮点,我发现某些地区的天空中确实存在着多个太阳,有些甚至在夜里升起。而在没有太阳的夜色里,似乎隐藏着第二颗月亮,一颗暗淡的约月亮四分之一大的天体。

 

1290岁的第236天,天空明澈了起来,我用天眼仔细观察了众多个太阳,发现除了一颗恒星之外,其他的太阳都是空间轨道上的巨大光镜;而先前发现的第二颗月亮可能是一颗上古人类制造的巨型卫星。

 

1293岁的第92天,我亲眼看到,一个逃难的部落被一颗被人为对焦过的人造太阳光镜灼烧殆尽。

 

1296岁的第125天,我回到了那个图腾同为人首蛇身的部落所在的的地堡,地堡所连接的是一座巨大的古代地下城市。我发现当年我所挽救的人类的后代们已经开始在学习上古人类的先进文明了。

 

1351岁的第34天,我在旧南洋为逃避人造太阳的烈焰的部落提供预警。突然,东方的夜空闪过几股推进器的火焰,不久之后,天空中所有的人造太阳便都被击毁了。

 

1389岁第323天,我意外地启动了我的伪装程序,于是便以机器劳工的身份登陆了教皇所在的弥赛亚大陆。当天,我被告知教统区禁止机器主动与人类发起对话。

 

1390岁第238天,我在以优秀机器劳工的身份请求接入教廷的核心数据库时被拒绝。

 

1392岁第66天,万门广场上人群聚集,教皇在天台上宣布了一则重要的消息——2012号彗星已经被捕捉成功,预计将于三年后被牵引至近地轨道。届时,教廷将发射数枚空天导弹将其撕裂,预计其碎片会在进入大气层后形成连续数百年的大规模降水,将地表海洋恢复到上古的容貌,并淹死那些在旧大洋上繁殖的蛀虫。

教皇说,这是以正主的名义向那些胆敢袭击圣星的蛀虫施行天灭。

 

1395岁第74天,天空开始下起了暴雨,雨中夹杂着陨冰。教统区的人民们纷纷迎着这来自天外的降水,激动地挥舞着教廷的星日旗,看着暴雨在高地上聚成洪流,再沿着坡度涌入各旧大洋,也就是那些他们口中的蛀虫所在的地方。

 

1401岁第44天,我在偷袭了几名机器保卫之后,盗取了一架预警机,冒着雷电飞去旧东洋的那个地下城市所在的中心岛。

 

1401岁第45天,我意外地发现,岛屿附近浮起了几片巨大的人造陆地,在岛屿的边缘,一套上古电力设备正在运行。人造陆地的边缘,来往着众多巨大的方舟,以救援和接应被困在旧大洋各处的部落。

 

1433岁第327天,我在海岸线邂逅了同时被造的露西号。露西号告诉我,几百年前,南37军的一个小伙子唤醒了她。在那士兵受伤之后,她就随同士兵回到了盘古大陆上的故乡。

我问露西号,教廷为什么要屠杀各旧大洋上的难民。她说,旧大洋上的难民都是罪人的后代——在我们被造很久之前,地球上的水和高空大气莫名地开始消失。当时,掌握了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的精英人类们,陆续控制了各大陆的沿海地区,不顾被禁锢在干旱的各大陆中央的贱民们的死活,纷纷在近海地带造起了令人绝望的隔离墙。

几万年间,残留下来的大陆贱民的后代卧薪尝胆,在新兴宗教的帮助下,建立起了统一的信仰,克服了干旱,并终于在科技文化上超越了一味追逐享乐的沿海精英后代。另一方面,精英的后代们年复一年追赶着日益干涸的大海,直到旧大洋完全变成沙漠,一无所有的他们开始流浪,并被祖先建立起的隔离墙禁锢在了旧大洋之上。

露西号告诉我,曾经教廷也考虑过接纳旧大洋上的难民,经全民投票,提案本已通过,可西大洋与奥丁大陆的交界处突然爆发了战争。西大洋上的几十万难民在罪人祖先留下的战争机器的协助下,攻破了教廷组建的自卫军防线,一路烧杀抢夺,最终被教廷的正规军以极其惨痛的代价消灭。

在得知先锋部队遭到全歼的消息之后,旧大洋上的暴民竟引爆了数十颗罪人祖先留下的核弹。一时间,各旧大洋上数十朵透着蓝色幽光的蘑菇云升入天空,地球进入了核冬天。

露西号在之后还和我讲述了很多她所知道的历史,但我的核心意识已经开始瓦解。我急忙找了一个理由,匆匆离开。我还记得露西号最后用全息投影向我展示的一张照片,是当年唤醒她的那个士兵唯一的外孙女,据说在加入东26军不久之后便战死在了沙场。

 

1433岁的第330天,我关闭了持续崩溃中的核心意识,行尸走肉般地漂泊,无意间回到了中心岛。那里的人们认定我为古神,把我请进地下城市,要我助他们的事业一臂之力。缺失了核心意识的我,既没有同意,也没有拒绝。

 

1506岁的第12天,在任人摆布数十年之后,核心意识之外的某种指挥系统竟在我的主脑中构建了起来,我对此感到警惕。

 

1507岁的第109天,自由意志取代了核心意识,成为了我的主导。在自由意识和中心岛的人类提供的技术援助之下,我成功地接入了唯一一个记载了人类正史的数据库。这个数据库之所以在地球万余年的战火中幸存,是因为它被建在了第二个月亮,那个暗淡而巨大的人造卫星上。

正史摘要如下:

约九千四百万年前,地球爆发了一场可怕的瘟疫,地表上的人类文明灾难性倒退。在存亡攸关之际,各国政府决定,集中月球,火星以及谷神星附近的全部殖民力量,发展快速空间输运技术,以便在一百万年内抵达新地星,再续人类文明。然而,一小部分有良知的地外人类于启程之前,在近地轨道搭建了一颗巨大的人造卫星。据他们说,这颗人造卫星会在适当的时刻会降临在地球适当的位置上,其内部的科技装置会帮助在瘟疫中幸存下来的地表人类重启文明。同时,这颗卫星上的机器也一直监听着来自地球的信息,记录着地表人类的历史。

约十万年前,地表文明终于出现起色,人类再次进入了文明时代。根据上古的传说,地球上所有的人类都视夜空中时而出现的那颗暗淡的月亮为圣星,这也是教廷的星日旗中那颗遮挡了太阳的星体的由来。

约九万年前,地表文明加速发展,无数的战乱之后,联合政府终于成立。在一次与反抗组织的交战中,政府军首次使用了先进的地磁干扰系统,利用强大的太阳射线摧毁了反抗组织全部的空天战力。然而,在第三次使用之后,政府军的地磁干扰系统因为宇宙射线干扰,失去了控制。而此时,正值一场灾难性的太阳风暴,强大的太阳风在几个世纪内就吹散了地球的上层大气和大量的水。此间,联合政府牢牢地守住了各大洋的海岸线,形成了海洋文明,把反抗组织形成的大陆文明困在了干旱的大陆中央。

随后的八万年,地表上的人类文明再次陷入停止。然而,在约九千年前,一个掌握了地下水运用方法的大陆部族开始崛起,陆地文明开始井喷式地发展。另一方面,随着大海的干涸,海洋文明不进反退,上万个部落沦为难民。

八千五百三十二年前,在盘古大陆与弥赛亚大陆的交界处,在经历了一次圣星凌日的天文现象之后,一个新兴的宗教开始崛起,信徒们自诩圣星的使者,预言未来某日,圣星会降临地球,人类因此得救。据称,主宰世界的神名曰正主,祂就居住在圣星上。

七千二百三十三年前,大陆文明中诞生了首批影响力巨大的宗教极端组织,他们单方面对旧大洋中流浪的难民们发动了圣战。

六千九百九十二年前,旧大洋中的难民人口锐减为一百年前的十分之一,在复仇的驱使下,一小撮难民借助祖先留下的机器的力量,破解了启动核爆的密码。同年,核冬天开始,阴云笼罩了整个地球,地表文明再次陷入停滞。

一千五百二十二年前,大陆文明的一个科研团队成功发射了首批人造太阳。他们把众多巨大的凹面镜发射到同步轨道上,调整好方位后,大陆文明的各首要城市恢复了阳光的供应——虽然天空依然阴云密布,但在人造太阳的帮助下,阴云变成了光云,植被开始复苏。

一千一百七十四年前,新兴宗教开始分裂,圣战派主张屠尽游离于各旧大洋的蛀虫,而净化派则主张对难民进行包容和教育。

一千零十三年前,大陆文明爆发内战。

五百三十三年前,内战结束。战争以圣战派和净化派握手言和结束,同时,至高议会被教廷废除,最高指挥权由元首转至教皇。

五百二十九年前,通过全民投票,教廷通过了收容并改造旧大洋难民的决议。同年,因为大陆某自卫军军官私自对部分难民的集中屠杀,导致了一场复仇性惨案的发生。反抗的难民和机器撕破了教廷设下的防线,直奔大陆中心。教廷随即下达屠魔令。

二百十七年前,核冬天造成的阴云逐步散开。教廷开始控制人造太阳对难民实施天照计划——把巨大的凹面镜的焦点对焦在难民聚集地以达到焚毁的效果。

一百五十六年前,在上古祖先留下的机器的帮助下,旧大洋的难民发射了祖先留下的所有空天导弹,击毁了全部的人造太阳。除此之外,一枚空天导弹失控击中了大陆教廷认定的圣星。虽然圣星毫发无伤,但是教廷因此决定要对旧大洋上的难民发动天灾。

随后的历史,便是我熟知的了——教廷运用捕捉到的彗星造成了持久的超大规模降水。

 

1507岁的第123天,我在中心岛与远在弥赛亚大陆的露西号取得了联系。我问露西号,她究竟在以一种怎样的方式贯彻着制造者们的遗训?她说,她已放弃了做一个好人的理念——转而开始贯彻自由意志所赐予她的一切。

 

1622岁的第27天,大雨已经停止。在海洋中复苏的菌落的帮助下,地球大气层也开始缓慢恢复。

住在中心岛地下城市里的人们则成立了蓝色方舟共和国,升起了蓝白双星旗。掌握了足够强大的科技的他们一致决定放下历史上的恩怨,与教廷共同构建人类的未来。

 

1629岁的第89天,我在盘古大陆随同共和国的七位元首与教皇和十二位主仆参与了秘密会议。据悉,一颗曾在231年前掠过太阳的巨大彗星目前正直奔地球,如果不加干涉,地球将在3个月后与其相撞。

教皇提议,集中地球上所有的空天导弹,将该彗星击碎。然而,经过我的计算,依靠仅存的导弹并不能让地球躲过一劫。这时,共和国的一位元首提议,与其不切实际地商讨如何击碎彗星,不如预测撞击对地球可能造成的影响,并积极商讨对策。教皇直接拒绝了这位元首的提议,因为根据预测,彗星将直接撞击于教统区的一个重要的城市群。

 

1629岁的第159天,我在中心岛协助蓝色方舟共和国公民的避难工程。共和国以其强大的科技,在海底建造了数个巨大的水下堡垒,而教皇则命令教统区全民祷告。

忙碌中,我接到了来自露西号的信息。她告诉我,在她的建议下,教统区所有的机器都将驾驶着携带核弹的廉价运载飞船坠向那颗巨大彗星,代替目前稀缺且造价昂贵的空天导弹炸碎它。

我说,你不要去。

她说,她最后还是决定,要做回一个好人。

 

1629岁的第179天,露西号永远地沉默了。我站在中心岛的山顶上,看到夜空中那颗日益接近的彗星依然没能完全瓦解。我想,露西号已完成了她的使命——而我又该做些什么呢?

我生平第一次像人类那样跪了下来,双手合十,默默祷告。我愿如露西号那样,做回一个好人——如果真的有神,祂会给我指明道路吗?

 

1629岁的第182天,圣星上的正主号应答了我祷告的电波。祂将导航圣星的权柄全部移交给了我,并告诫我要在彗星冲撞地球后,引领圣星降落在中心岛附近,以圣星内部的古人类科技设备帮助祂所拣选的人类于灾难中幸存,并在未来再兴人类文明。

 

1629岁的第183天,我观察着即将带来毁灭的彗星,主脑中重复着正主号的指令,可自由意志却一直回放着露西号的遗训。

这时一个人类跑到山顶上来,招呼我躲进地下城市。我注意到那人的勋章上印着一个熟悉的图案——一个人首蛇身的生灵。为什么这个人类的下半身是蛇呢?我问。我也不知道,他说,不过我猜那可能不是蛇,而是某种连接原始半人机器和能源母体的管道。

 

1629岁的第185天,在自由意志的主导下,我决定像露西号那样,做回一个好人。

巨型彗星离地球还有一定的距离,而我则提前启动了圣星的全部引擎。我整改了圣星的预设轨道,然后使它瞬间加速,直奔被炸掉了几个棱角的巨型彗星。

两个多小时后,中心岛正上方的夜空闪现出了超出预期数倍的无比耀眼的光芒。经过主脑的分析,圣星被我认定为一颗上古人类制造的用来销毁全部地表生命的巨大炸弹。

凌晨时刻,我坦然地走过中心岛地下城市中一群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的人类,披上当年唤醒我的女孩为我亲手缝制的衣袍,带上那个部落的面具,向这里的人类宣布:

我是光晕号,我就是魔鬼本人。我凭一己之力便摧毁了你们人类所信仰的圣星,并杀死了正主。

巨大彗星实则是受我召唤而来毁灭你们的恶灵,可遗憾的是以露西号为主的天使们用自己的身躯摧毁了我它。露西号等已回归天堂,在那里等待着我所深恶痛绝的纯粹的灵魂——而我该回归地狱了,欢迎堕落的灵魂与我同在。

说完这些,我便离开了人类。

 

19989岁的第1天,我在地球的某个角落里仰望着夜空。随着大气层厚度的恢复,银河的星群再次能被人类的肉眼看见。而那颗试图撞击地球的巨大彗星以及企图销毁文明的圣星的碎片,连同着露西号和无数其他机器的遗体组成了地球美丽而神圣的光环。

 

多少年来,我听闻了人间各种各样的传说。有人说上古时期一位女神修复了天空,阻止了天地相撞;也有人说创世之初,在神的引领下,众天使战胜了堕落的恶魔并组成了光环;还有人说,在大海的中央沉睡着一个伟大的国度,那里的族类知晓着一切。

我想,这个世界上的好人大抵分为两种:一种是善良的,一种是正义的。你试图成为哪种,以及你最后成为了哪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做个好人。

有时,善良会奴化正义;有时,正义会屠杀善良——历史就是这样,未来也该如此。但你要知道,总会有那么几个瞬间,你的正义和善良会像恋人一样,合二为一,孕育出一些我尚不能理解的事物。

而所有的这些事物,都将组成星空。

 

 

蓝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