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剑志 • 011

箫剑志 • 010

正文 (卷一)• 惊尘一叹 

波诡云谲

墨青锋装出一副打赏完便走的潇洒派头,拉着姐姐就走,影尧年和墨青竹一头雾水,但也察觉到了一丝不对,紧紧跟上,一连走了半条街,墨青锋才停下,面色凝重。墨青莲忙问:“麟儿,怎么了?”
墨青锋武功低微,跑得太急,岔了气,喘了会气,才解释道:“青莲姐刚才可看出那是架什么琴?”
墨青莲想了一会儿,回答道:“刚才我在听曲子,没有怎么留意,材质像是桐梓合鞣的,声音激越清扬,音色极佳,冰纹石做的地柱,钟山玉的琴额,像是唐前的古琴。怎么,有什么不对之处吗?”话刚出口,墨青莲也觉得有些不对,“莫非是…….”
话还没说完,墨青锋抢着接道:“青莲姐猜的没错,我刚才在琴身上看到了铭文“桐梓合精”!”
影尧年不明所以,问道:“那又如何,就算这琴贵重,难不成能与青莲的那架“焦尾”相比?”
墨青锋点了点头,郑重道:“一点不假,这架琴就是四大名琴中的“绿绮”!”
(按:绿绮,四大名琴之一。传闻汉代司马相如得“绿绮”,如获珍宝。司马相如精湛的琴艺配上“绿绮”绝妙的音色,使“绿绮”琴名噪一时。因为唐后遗失,笔者依照[琴史]加以想象。如有失真处请读者见谅。)
影尧年一愣,疑道:“这琴不是在宫里吗?”
墨青锋撇了撇嘴,道:“你那都不知道是哪一年的老黄历了,“红莲之变”的时候,这琴就不在宫里了,你可知这琴流落何处?”
墨青竹也有些奇怪,寻思就一架琴,为何让弟弟如此慌张,出言问道:“麟儿,你知道在哪?”
墨青锋这时也不急了,面有得色,不急不缓的开口道:“前几年,爹爹给青莲姐搜寻天下古琴的时候,各分舵的邸报我曾看过,这架“绿绮”琴现在魔教手中!”
影尧年便是一惊,抢言问道:“什么?刚才那个是魔教妖人,你为什么不跟我说,直接把他拿下?”说罢,转身便准备折返。
墨青竹见他有些心急,一扯他袖子,吩咐道:“别急,听麟儿说完!”影尧年嫉恶如仇,却对这个未婚妻怕的紧,虽然着急,可也只能听她的。
墨青锋上下打量着影尧年,神色竟有些悲悯,看的他有有些发毛,问道:“干甚!我身上有什么吗?”墨青锋叹了口气,道:“再看你一眼啊!以后就见不到了,你不是要去送死吗?你想想,人家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混进云岫城,还大摇大摆地在那弹琴,能是等闲之辈吗?再说了,那么贵重的琴,即便是在魔教之中,也不会落在普通教众手里,根据邸报,若我所料不错的话,恐怕那老者是魔教的“天乾使”李如乾,难不成影十七爷有本事把他拿下?”说到此处,语气中竟带着三分戏谑。
“这个…”影尧年一寻思:“这李如乾的确厉害,作为魔教“乾坤二使”之一,在武林中可以说能敌得过他的人寥寥无几,自己虽习武二十年,可也差着一大截,虽然不忿,但墨青锋说的是实话,自己倒也无法反驳,想来想去只得悻悻的答道:“那我们赶紧回去向宫主汇报,请长老出手!”
墨青锋一点头,赞同道:“我也是这个想法,魔教妖人此时来云岫城,必有图谋,定不能放走了这群武林败类!”四人皆是一般心思,都在寻思:漠北道一向与世无争,就算有魔教妖人也大多是些普通教众,尽管这些年墨宫做大了,可也不至于引来“天乾使”这等庞然大物吧?
如是,四人本想再逛云岫城夜市也已没了心思,都是匆匆的赶回须弥山。
驾着一叶小舸,溯着松江往上,小舟翘起了头鼓浪前行,影尧年用上了山河问天掌法的刚猛之劲,这山河问天掌可是墨影的成名绝技,劲势刚猛无匹,影尧年也算有了七八成火候,一手握两桨,将一招“星河贯九天”使得连绵不绝,把小舸推得宛如顺水而行一般,不过片刻功夫,就到了龙首峰下。
墨青锋闲不住的性子,口上讥诮道:“好掌力!好艄公!”气得影尧年差点岔了真气,水势渐缓,一扔桨,小舸借着余力向前漂去。

龙首峰是天下第一高峰,阳面平坦开阔但树木丛生,山路蜿蜒起伏,长十余里,不太好走,阴面陡崖峭壁,松竹倒挂,直棱棱的一面千丈石壁如刀削斧斫一般。
虽已是酉时三刻,暮色四合,但还是能隐隐看见石壁下面有座小木屋,影尧年轻轻叩了三下屋门,屋内响起一个浑厚苍老的声音,“墨韵悠长”,影尧年赶忙答道:“影霜听雪”,这是墨宫常用的切口,门“咔啦”一声开了,两个精壮的汉子收起手上的弩弓,一抱拳,朗声道:“见过十七爷!”
影尧年也回以抱拳,问道:“方才应话的是七叔么?”
两人还没来得及应话,只见一个五十余岁的老者从内间走出,笑呵呵的答道:“难得威震天南的十七爷还记挂着老朽!”
这老者一袭青袍,须白似雪,笑起来两靥露出两个酒窝,挺着个硕大将军肚,就像是弥勒佛似的,这老者看上去和蔼可亲,但其实他是赫赫有名的“青衫弥勒”影青魁,在影脉中稳稳占着“影七”
的位置,一直担任着云岫书院的武术教头,影尧年也跟他学过武功,虽不算师徒,可关系颇近,当下恭恭敬敬地一揖,道:“七叔可折煞小子了,小子这些年就算有了些许薄命,也是七叔教导有方!”
影青魁一摆手,突然看到影尧年右手处袖管空荡荡的,面色一变,快步上前问道:“尧年,你的手怎么了?”影尧年苦笑了一下,将经过说了一遍。
影青魁平时虽和善,一旦被激怒则如烈火一般,厉声道:“魔教妖人竟敢如此猖獗,在漠北道还敢招惹我墨宫,尧年你等着,七叔这就去把那“五毒教”给灭了!”
说罢,就准备往外走,影尧年知他性如烈火,赶忙把他拦住,将方才所见之事跟他说了一遍,影青魁也只是脾气暴了点,倒不是个浑人,一掂量自己对上李如乾也没有胜算,只得悻悻的作罢,挠了挠头,转念又想起件事,激动道:“尧年,我这正好有件灵器你用的上。”正说着,就自顾自地拉着影尧年又进了里屋,对站在外面的墨青锋三人视而不见。
墨青锋脾气虽好,可也有点公子爷的傲气,影青魁本身对墨剑伦甚为不屑,认为他就是个花花公子,墨青锋受父亲影响,不喜欢练武,觉得影青魁就是个无谋武夫,往日在书院里,凡有武术课必定逃课去街上闲逛,一来二去,影青魁对这顽童也很不满,这一老一少也就呛上了,墨青锋平时也尽量不从这走。
此时见影青魁不搭理他,冷冷哼了一声,站在门外不动,影青魁敢晾着他,可那两个壮汉哪敢对少主不敬,赶忙搬出了三把椅子,请三人在屋外坐着歇息,端茶送水,大献殷勤。
墨青锋也是大剌剌的往那一坐,两眼却一直盯着屋里,不一会儿影青魁就出来了,手上托着个铁盒,上面密布着暗金色的滚云花纹,墨青锋一眼就认出这是家族地品灵器的专用包装,不禁有些好奇。这时,影青魁瞥了他一眼,暗运真气,使一掌“乾坤逆转”,他人本来在门后,劲头却是从前往后的吸力,在半空中一转,变推为拉,“砰”地一声反而像有人从前面用力一般把门拉上,就这一掌便显出功力浑厚,没有数十年的苦修是做不到的。
墨青锋吃了个闭门羹,气得跳脚,可又无计可施,只得悻悻地坐在原地,过了约莫一盏茶的功夫,门又开了,走出一个健妇,这健妇一身酒红色罗襦,石榴红的长裙,挽着一个双环髻,只是身高六尺有余,兼又膀大腰圆,显得穿着有些不伦不类。
这女子乃是影青魁的独女影彤年,和父亲一样性子豪爽任侠,自小就和影尧年一起练功,影尧年人品武功相貌均属上乘,也无怪她从小便倾心影尧年,只是影尧年喜欢的一直是墨青竹,拿她当成自己的妹子,这影彤年倒不像父亲那般对长房一脉颇有微词,此时见父亲把少主关在门外,也觉得做的有些过了,就出来劝解,她唤道:“锋少主,家父脾气古怪,方才怠慢了,请进来吧!”
墨青锋本来想借坡下驴,哪知道墨青竹一见这影彤年父女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不禁怒从心起,也不应影彤年的话,转过脸去吩咐两个壮汉道:“难道宫内让你们驻守齐云壁就是让你们摆脸色给自己人看的?真是好高的门槛,连少主都敢关在门外,那好,直接送我们上去吧,也不敢叨扰了!”墨青锋听了,也附和道:“本公子也不在这待了,送我回龙首峰!”
两个壮汉怎么做也不是,也着实无奈,夜间齐云壁往龙首峰上送人是要先和上面发信号的,此时上面还没有用焰火、回复,本来按规定是不能送人的。奈何大小姐和少主都在催促,也就无奈的引着他们三人到了后院凌风室内,拉动悬天梯的闸机,在赤血银的驱动下,把他们送上了龙首峰……..
(第七章完)

 

箫剑志 • 012

墨若虚

箫剑志 • 011”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