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剑志 • 010

正文 (卷一)• 惊尘一叹 

一曲微茫

箫剑志 • 001    箫剑志 • 002    箫剑志 • 003    箫剑志 • 004    箫剑志 • 005       箫剑志 • 006    箫剑志 • 007    箫剑志 • 008    箫剑志 • 009

墨青锋一行四人刚走,秦鹤一挥手,店内的两个伙计立刻会意地把院门和屋门都关上了,假使有人在门口站了一天,就会发现今日偌大个琅斋只开了一下午,也只来了墨青锋这一批客人,就像是特地为他们设好的圈套。

此时已是酉时二刻,雕花的门窗掩上之后,秦鹤静静的站在窗前望着天空,轻轻一弹指,真气化出一缕飞箭,准确的将唯一的盏灯击灭。
屋内已是颇为昏暗,最后几缕微光透过窗棱的缝隙,洒在秦鹤的脸上,使那张白皙俊秀的脸庞透出些许病态的苍白,像是火焰中映出的人面,秦鹤似是自言自语的说了一句,:“日薄西山,气数已尽。”
待得最后一缕光线也悠然淬灭,屋内陷入完全的黑暗之后,秦鹤一声呼哨,从内屋走出了两个黑衣的年轻婢女,如果有人在场,会发现这两个女子虽然清秀婉丽,却既盲且哑,只有这样秦鹤才不怕她们泄露自己的秘密。
两人悄悄的走到秦鹤身旁,熟络的解开那滚着云纹的黼黻腰带,接着从上到下,依次解下衮、冕、黼、带、幅、衡、
,只留下贴身的玄衣绛裳。
秦鹤偏爱秦汉古服,不仅仅是喜欢秦服华美威严,更想要的是体会始皇帝那君临天下,千古一帝的气势,足下蹬着一双赤舄厚履,秦鹤不急不忙地走进了内间……
穿过一排排陈列着琳琅器物的古董架,走过长长的抄手游廊,秦鹤走进了后宅的书房,一伙计跟在后面,把屋门关上了,书房狭小,一掩门,黑黢黢的像是间囚室,秦鹤随手在书架上拉了一本书,咔咔一阵齿轮传动声后,两扇沉重的油檀木的书架分开,露出后面的暗室。
暗室也没有点灯,内有一位黑衣老妪,如果影尧年在场,会发现,这老妪竟和那天在冰火沙漠劫杀她们的那个五毒教银环使长得一般无二,这老妪叫韩凝湘,是五毒教的“铁线使”,和银环使“韩凝洛”是孪生姐妹,同是毒尊者的记名弟子。
老妪见到秦鹤,单膝跪地,恭恭敬敬道:“属下参见少主,不知少主收获如何?”
秦鹤一摆手,示意她起来,轻描淡写道:“都办妥了,你们那边呢?”
老妪面有得色,应道:“也基本安排好了,李左使和风长老都已经到了云岫城,少主方才见了墨青锋,觉得这“墨宫麟子”如何?”
秦鹤面色郑重,感慨道:“名副其实,的确有麒麟之才!此子早慧聪颖却又识大体,待人接物皆是不俗,除了性格跳脱点,已能独当一面,在如此年纪时,我尚不及他。”
老妪似是不信,问道:“属下觉得少主未免有些妄自匪薄了,像少主这般杰出人物,不过二十岁就把阴阳经练到第六层,本教三百年来可以说是第一人,那墨青锋一个八岁孩童,纵然聪慧些,又有什么了不得之处?”
即便身处暗室之中,秦鹤一样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淡淡扫了老妪一眼,道:“你是因为前几日“银环使”被杀才对他心存恨意吧?”
老妪被点破心思,老脸微红,赶忙解释道:“属下不敢,只是肺腑之言罢了。”
“哼!”秦鹤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一个个都对我是阳奉阴违,告诉那两个老不死的,这件事可是师傅吩咐的,不听我号令,本公子让他们横尸大漠!”
秦鹤语气和缓,却自带一股威严肃杀之气,韩凝湘知道这少主虽然年纪轻轻,却杀伐果断,令出必行,教中大小事务都是他在打理,在教中和教主都是平辈,威信极高,就连那几位老怪物都惧他三分。
韩凝湘怕少主发怒,赶紧诺道:“属下明白,现在就去传少主钧命。”也不敢久留,说着便欲离去。
“等一等!”秦鹤一挥手,补充道:“现在影尧年还在城中,你妹妹和她照过面,碰上了恐怕难以脱身,等天黑了再去,记住!告诉他们,这墨青锋不能留,否则必成大患!”说完,自顾自的走了,只留下韩凝湘静静地立在这黑暗之中……
“西城杨柳弄春柔。动离忧。泪难收。犹记多情,曾为系归舟。碧野朱桥当日事,人不见,水空流。
       韶华不为少年留。恨悠悠。几时休。飞絮落花时候、一登楼。便做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
已是华灯初上的酉时二刻,从松江中的桨声灯影里遥遥的传来一阵歌声,画舫里的歌姬共唱一曲淮海居士的【江城子】,本是秦少游的清词丽句,恰言歌姬平生,在歌女们黄鹂般婉转的歌喉中更显得哀而不伤、忧而不愁。
墨家奉行“兼爱”,云岫城中不许开青楼,却允许有卖艺的歌姬,这些女子大多也是迫于无奈才选择做歌姬,只有少数能觅得有情的恩客,从芳华年少、朱颜玉容到青丝成雪、玉颜染霜的不知凡几,仅余悠悠松江亘古未变。
每晚画舫初航,所有歌姬会共唱一曲,大多是从【乐章词】,【淮海词】、【梦窗词】中选的曲子,都是婉约词,在这些歌伶唱来更显出十二分的感伤。(按:“乐章词”是柳永词集,“淮海词”是秦观词集,“梦窗词”是吴文英词集,这三人政治影响不大,时间上并不冲突,故在本书中予以保留。)
墨青锋一行出了琅
斋便准备回须弥山,顺着疏影街往前便到了这青衫渡口,四人中有三人都好音律,即便是影尧年,听到那句“韶华不为千年留”,也是感觉心中一酸,不由得看向了未婚妻,正好墨青竹也望向他,两人皆是一般心思,相视一笑,方才的口角冰融云散,心里都是暖暖的。
“曾为多情系归舟”,墨青莲跟着曲子轻轻的念了出来,她生性多愁善感,闻见歌声中道出的歌女们悲戚的身世,联想起自己怙而无依,叹了一句“江州司马青衫湿”,眼圈也是红了。
墨青锋一个孩子,虽然早慧,却还不通男女之事,看姐姐这般模样,只是怕她哀愁过度,以致伤身,忙拉着她衣袖快步往前,他又喜欢凑热闹,见前面有一大群人围着,墨青锋常混迹此间,知道这里是三教九流汇聚之所,寻思肯定是变戏法的,就拉着姐姐分开人群、挤了进去…….
众人围着一个老者,约六十许,枯瘦精神,黑衣如墨,一双电目湛然有神,怀里抱着一架古旧的七弦桐木琴,只见他枯枝般的手指轻抚琴弦,金声玉振之声倾泻而出,宫角之声悠扬清远,引商刻羽,如潮起雪落,飞涌于天际,曼舞于山崖……..
一曲【流风回雪】弹罢,曲调陡转,商音清新明快,闻者游春踏青,卧阑于绿杨芳草之间,虽身处盛夏的漠北,眼前却宛如有百般红紫、千种芳菲……
又一曲弹罢,老者使一个“孤鹜顾群式”,在弦上一挑、一拨、一划,七弦一音,脆如裂帛,这是艺人告诉围观者,弹完了,可以赏钱了。漠北道也算富庶,人大多豪爽,零零碎碎的打赏的铜锱,银钿竟有六七两。
墨青锋精通音律,一下子就听出刚才那老者弹的是【蔡氏五弄】中的“游春”,这老者技艺端的是不凡,一曲竟能让人神游万仞,如临其境。
自古琴箫和佳韵,墨青锋见猎心喜,就欲抽出刚得的“冰火蟠龙箫”,与他合奏一曲,想到自己还没给钱,出手便给了一枚金铢,众人都是一惊,一枚金铢可是十两雪花银,在这云岫城二十两银子就可置办所宅院,这孩子出手如此阔绰,身份定然不凡。
这青衫渡口墨青锋也算是常来,登时就有好事的人认出了他,喊道:“锋少主真是大手笔!”听闻这话,正在低头数钱的老者猛一抬头望来。
这老者目光凌厉如电,在他脸上转了一转,只觉得面皮发麻,心里一阵恶寒,连忙低头装作看琴,不与他对视,也没有了合奏的心思,这一低头,墨青锋反而蓦的一惊……
(第六章完)

 

箫剑志 • 011

墨若虚

 

箫剑志 • 010”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