箫剑志 • 007

正文 (卷一)• 惊尘一叹 

崖顶问心

箫剑志 • 001    箫剑志 • 002    箫剑志 • 003    箫剑志 • 004    箫剑志 • 005       箫剑志 • 006

清晨,夜色还未完全褪去,初升的旭日将柔光化入夜色中,在微明的晨曦中,最后一甲巡夜的士兵靠在墙墩,疲惫的闲聊着,忽见远处缓缓的驶来一辆马车,竟是墨家的列国车,车门大开着,一片死寂,仿佛没有活人。守夜的士兵顿时困意全消,抓起身旁的佩刀弓弩围了上去。
良久,从车上慢慢的走下一个稚童,浑身如浴血一般,散发出血腥气,像是地狱中走出的恶鬼…..这些士兵有些也是见过血的,但一个人身上的血腥气重到这个程度,还是头次见到,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握紧了手中的兵刃。
领头的兵士上前刚要开口询问,墨青锋看了他们一眼,解下胸前的玉佩递了过去,那人接过玉佩,在手中端详了一会儿,立刻单膝跪地,恭声道:“末将巡防营甲长王双,见过少主。”然后恭恭敬敬的还回玉佩,“少主是遇上贼人了吗?不知少主是否有恙?”
稚童轻声下令,似乎仅仅是开口便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王大哥,车上还有影尧年影十七爷,他受伤不轻,你们送他去道台府,我没受伤,自己出去走走,就不用管我了。”说罢,取出一枚金铢抛给王双:“拿去给弟兄们买点酒吧。”
王双似还想说什么,墨青锋一挥手,径自离开了,王双只得一使眼色,嘱咐两个兵士跟上,远远的一抱拳:“谢少主!”
那甲长望着墨青锋的背影,忽地有一种错觉,那似乎不再是那个天真活泼的稚子,一时间竟似个沙场上从尸山血海中走出的老兵,那是一种对死亡的漠视,想起以前在城里听说书人讲《惊龙英雄传》的时候说的那番评话“当一个男孩在失落时,不再需要别人的安慰,而是选择自己独处,那时,他已真正成长为了一个男人。”
王双自言自语道:“看来锋少主是长大了。”不过这样过早的让这孩子面对这些真的是好事吗……
墨青锋没有进城,他知道身后有兵士跟着,绕着城墙奔向须弥山,墨宫其实并不在云岫城里,而是在城外三里远的须弥山山巅,须弥山山后便是极北十万大山,山岭连绵数百里,毒虫猛兽横行,甚至还有异兽出没,除了墨宫高手、附近的采药人和猎户,没有人敢涉足。
那甲长也就是怕墨青锋一时冲动,进入十万大山,所以暗自让人跟着。墨青锋倒是没有想进十万大山,上了须弥山,顺着山路向左便是墨宫所在的逍遥十三峰,墨青锋却选择了向右,拾级而上,一口气爬到了问天崖……
太阳终究是升起了,绚烂的朝霞火红带紫,在山中的晨雾和露珠上变化出梦幻般缤纷的色彩,如万条彩练凌空飘扬,金色的阳光照在崖顶青翠的竹林上,映得根根翠竹犹如黄金铸成,远处云海翻腾,似山海相连,天地归一,可谓是无边壮阔……
如此美景,墨青锋却无心观赏,他坐在崖边草地上,呆呆地望着崖壁上那一行字,一共十四个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擘窠巨字“纵有千山千崖间,横断万古独负天。”落款是“北庭狂生醉后留书”,石壁凸出崖边十余丈远,乱石嶙峋,甚是陡峭,在这上面刻字,非用极刚劲的指力不可,可若是至刚的指力笔画四周必有裂纹,而这行字行笔如涓涓流水轻盈飞动,又如悠扬琴声舒放清丽,像是用极柔韧的狼毫在豆腐上书写,端的是不可思议。
阳光照着字痕,连着壁下层层云海,似是给字镀上了一层金光银边,恍如天降神谕,这狂生便是墨宫先祖墨影,墨影字如其人,清逸潇洒之外还有着纵横捭阖、吞吐山河的气势,这行字便是他三百年前刻下的。
见字如面,墨影的字向来被世人所推崇,而这行字被墨家人认定为墨影平生的自述,于是问天崖也成了墨家祭祖之所,数步外的紫虚观后便设有墨家祖祠。
墨青锋望着崖壁上的先祖留书,喃喃道:“我想成为先祖那样的人,可一将功成如何不是千里白骨呢?这样真的对吗……”
稚童虽觉得眼帘沉重,却始终不敢闭眼,只觉得一闭眼那大漠中的十几具尸体又会浮现在眼前,这时一只手揉了揉墨青锋的头发,另有一只纤纤素手捏着一张锦帕,轻轻拭去他脸上的血污,墨青锋猛的回头一顾,身后竟是站着一位妙龄少女……
绛唇皓齿,黛眉远山,一袭白衣更映得如雪肌肤似玉凝脂,金翅步摇,翠玉为鬓,妆点乌发如云,一双秋水眸子韵有万古柔情,两颊笑靥如花,似春山般明艳动人,延颈秀项,肩如削成,腰若约素,远如清水芙蓉,近似弱柳临风,未教解语已倾国,纵使无情亦动人。
这少女便是墨青锋同父异母的二姊墨青莲,墨青莲正当十八芳龄,生性喜静,丧母后在问天崖紫虚观结庐守孝,一直衰絰蔬食,服丧期满后也就一直住在了问天崖。
今晨去崖边观日出却看到了墨青锋,少女蕙质兰心,心下大致猜到发生了什么事,从墨青锋身后两名护卫的兵士那里问清了来龙去脉,见幼弟形容憔悴,听见他喃喃自语,怜惜之心大起,睹见稚童脸上的血污,便取出锦帕为他拭去。
墨青锋纵然心性坚毅,但此刻见了姐姐,却是再也绷不住了,“哇”的一声,扑到姐姐怀中,大哭了起来,墨青莲拭净稚童脸上的血污,将稚童抱起,轻轻拍着稚童的背,温言安慰道:“麟儿,这些贼人平日里作恶,便已种下了因,被你所杀,也算是自食恶果,并不是你的过错,不过是天理昭彰罢了。
至于先祖当年豪侠潇洒,杀人是为了重整山河,再造盛世,就苍生黎庶于水火,凡此行事皆是无愧于心、正大光明,又何必纠结于过去之事呢?常言道除恶即是扬善,麟儿今日其实是做了件大好事呢!”
少女的声音如空谷幽泉,自有一种安抚心神的力量,本想再宽慰墨青锋几句,低头一看,稚童像只小猫般蜷缩着身体,已经沉沉睡去,嘴角带着一丝纯真的笑容。墨青莲先是莞尔,转又叹息了一声,吩咐了两名兵士几句,莲步轻移,抱着稚童回到了紫虚观中…….
(第三章完)………………………………………..

 

 

箫剑志 • 008

墨若虚

箫剑志 • 007”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