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17

诸神篇 • 001    诸神篇 • 002    诸神篇 • 003    诸神篇 • 004    诸神篇 • 005    诸神篇 • 006     诸神篇 • 007    诸神篇 • 008    诸神篇 • 009    诸神篇 • 010    诸神篇 • 011    诸神篇 • 012    诸神篇 • 013    诸神篇 • 014     诸神篇 • 015    诸神篇 • 016

女神篇

再往北方,诗人的老朋友来见他。

雪在大气中安静地舞蹈。雪的降落是如此的缓慢。就好像漂浮,轻柔地翻卷。

每一片都散发出点点光芒,像羽毛,像纸船,在天空中悠美地浮游。

雪的精灵在白色的大地上,鼓动着风,触碰这些透明轻薄的冰。

每一叶,都有荧光,闪动。有的团簇,但都是六角,有着眼眸的大小。

北海的岸边,今日也是落雪。

 

诗人想起了那首雪的童谣,歌:

 

夜的女神,回到北方,

回到雪的身边。

夜,用你的罗裙,

笼罩我轻薄的生命。

星,月,用你们的光芒,

唤起我的光芒。

在这神秘的夜晚,

重新披上白色的纱衣,

一同去那雪的舞宴。

在你我之中,

分享冬的消息。

明日就将南下,南下,

带走爱情和凝望。

这是最后,一次想念,

落到平原,河流,

落到那温暖的篝火旁,

可爱的人儿,

掌心里和发丝上。

到了明日,记起我,

再赴那场晚宴,

雪儿与我一同起舞,

没有谁会忘记我们的名字。

 

于是轻盈的雪花在天空中勾勒出回旋的舞步,一齐歌唱起了一些旧日的歌谣。

这些歌谣与一些情歌仿佛勾起了诗人的回忆,有关此地,北冥。

在不远之处,白色的尽头,是海水,黑色深沉的海水,安静,沉吟。

 

雪对着海,歌:

 

久远之前我曾感叹,你的面目,

另一片天空的垂影,躁动,

与那无垠的神秘不同,你,

就在我的体内,凝固,结晶。

每一分,此刻的舞蹈,为了你,

为了我的姊妹,接近你,

被称为海的,雪的故乡,

似乎也映射着苍穹的暗影,

如此深邃,同那幽黑的瞳眸。

你的目光吸引着我,使我恐怖,

即便看尽天与地的一切,

也不知道沉没于你,是撕裂,

还是消融。是悄无声息,

还是同你的内里,颤动,运移,

在另一个世界奔流,呼啸。

为了你,歌唱,舞蹈,

狂放或轻柔地折射着晶光,

只有一瞬的闪烁,失色。

海呵,只是一滴,圆形的一滴,

像是我们之中幼小的孩子,

安睡的婴孩,梦想温柔的拂照,

只有我永远地走向你,

走向你的梦,变成你。

 

海悄声地应答,歌:

 

舞呵,永远地舞吧,

为这夜空的神秘,为时光,

在降落的时刻分散羽毛,

滴落眼泪,沦落失形。

只有此刻你永远地舞蹈,

披挂宇宙的霞光,

在这场走向死亡的欢宴。

这至多不过一场梦,一曲歌,

在夜之女神她温柔的目光下,

我怎不会听到雪的相思。

海底的宝藏不比那雨水,

不比粉云的结晶,

纷纷扬扬纯白的天空。

在譬喻的顶点回旋的舞步,

流连摄止顾盼玲珑,

是梦中的目光,

还是那凝望中的梦想。

呵,变成我,

变成海,不过是永睡,

在幽暗之中颤动传递,

鲲之歌声。

悄悄睡吧,

只有你是这命中一滴,

而我是你的守望,

正如那三位女神是我们的守望。

 

仿佛应着海的呼唤,远远飘来了火的歌声,带有温暖的消息。

 

那火在远方,歌:

 

优美自由的希望呵,

随风流浪,

星光,

流火,

盈盈握住,

双手,

在北的极点白色的平原,

白的喑歌,

点点,

冰的晶光,

歌唱火焰的孤独的思念,

女神,

白色平原上火的母亲,

在土地的中央,

宇宙尽头,

守望着孩子们,

恋人们,

朝圣者们,

雪原上憔悴的花朵,

日出,

守望世界旋转,

摇影,

在时间的极点,

等待,

陪伴这火,

第一滴火,

等待新的守望者,

温暖,

见证新的见证。

 

顺着那歌声的方向,在这条路的尽头,风与雪都静止的地方。

依稀有火光,淡淡的红光,透过冰晶的折射,照亮夜的一隅。

回望来时的路,冰的片段在土地上层层重叠,消去了全部的足迹,只有舞宴永不停歇。

 

再往前路,似乎夜更深了。

似乎夜的喃喃低语在此处也低沉了下去。

因为这是思念汇聚之地,这里是命运轮转的心点,一切预兆发生之处。

 

那漫天晶莹的雪片似乎濡湿了火,使得这火的歌声带着隐约与缥缈。

诗人只有小心翼翼地前行,不踏碎任何一片雪的遗骸。

然而些许的哀叹仍旧顺着微风传来,又四散。

 

那哀歌已经辨别不清,只能听到微末的喃呢,和长久的迷惘。

寻着火光,诗人来到三位女神的身边。

 

女神之一,歌:

 

南方而来的旅人呵,

我们注视你已久。

在这片远离河原的北国,

永恒的时间以来只居住我们三个,

陪伴着这抔祭火。

你不必言语,

请坐,以雪为席,

好好享受这无尽极夜,

同我们一起分享,

天空中满布着无明的预兆。

只有此处,

眨眼一瞬是地上百年,

我们姊妹从河上来,

追逐初生的仔鱼,

却在此共享无穷的孤寂。

只因吾三人同你一般,

在此休憩,

土地上已经流传我们的传说。

在那极北之星闪耀的地方,

守望命运的三位女神,

编织着最后的预兆。

 

女神之二,歌:

 

呵,可是本无命运与预兆,

只有满天飞旋的冰晶,

眨动,翩舞。

自南方带来水汽,和忧悒,

在此聚集,起舞,

把夜之黑披在雪之白,

你去听她们长歌,

尽管传不到此处。

时间已经近乎停歇,

靠近那温暖的源头,

这一抔可爱的火光。

你瞧那不慎闯进来的雪儿,

停留在空中,永悬之镜,

但也有七彩折射而出,

在这抔火前,

一切都好似梦幻。

 

女神之三,歌:

 

你的来路与去路,

也全都映在这漫天的雪舞中。

这海,这火,你,我,

万物的形姿全部抄在雪的结晶之中。

那些无知的人以为是预言,

以为是命运轮列,

以为是奥义。

我们只是轻悄地赏雪,

赏夜。同夜一般,

同每一雪一般,参与映射,

一切都是此火,

是那最初的祭火,

是光,时空的支点。

参与这诗歌的完成,

变成每一条朝圣旅途中,

指引方向的女神。

就是此处,此刻,

当极北的星梦见久远的离别时刻,

彼生命之终点,

来到这幻想生物的居所。

可是你好似怀着疑惑,

这星这火,难道不是你所想要,

你还在等待什么降临,

那骑着七头十角的巨龙,

等待七位天使吹响号角。

在这朝圣的终点,

无论哪个方向都是回归,

都是无尽的沉沦,

回到那个时间和阳光雕琢的世界,

在人群之中一隅之隔。

品尝了金苹果的人呵,

你的内心还怀有什么不明的祈愿,

使你如此憔悴,

不安,像那些被偷走秘密的人。

 

诗人黯然,裹紧了斗篷。

火光之外,风与雪无尽呼啸,原本轻柔的雪片变成了锋利的冰刃,似乎可以划破视线。

而在火光之内,除了火焰安静地舞动,一切都浸染了白色,陷入了无尽沉寂。

 

第二位女神弹起了她的琴,歌:

 

若想知道凡人的祈愿,

你当询问云雀,

询问躲在暗中的夜莺。

在蜡烛的火光照亮书页的一刻,

时钟停顿在银河的方向,

水仙低低垂到在宝石的湖畔。

闭上眼时梦散成蝶,

再乘上列车,驶向花园,

大海光洁闪亮如同玻璃。

这孩子定是渴望一件礼物,

一个伴侣,导师,或者恋人,

他在寻找那珍贵的宝藏。

摘下晚霞七彩的一匹,

河央沉甸的卵石金色,

爱神的箭羽还是,

美神的指轮。

 

诗人黯然,歌:

 

但愿我真有这样美好的愿望,

可是我忘记的是名字,

和理由。

我难以想象的这一切,

是真实还是譬喻,

那溯回河上的朝圣,

还是随风飘摇的流浪。

诸神,这土地上一切神迹,

美的创造,爱的发现,

真是宇宙的神奥,

还是一些重复诗行,

只是人性的作戏。

那些在苦厄中惊醒的念想,

五彩迷离的预兆,

人间纷乱的形影,

呵,幽暗的惊惶如此迫近,

是不是也是此间,

一寒冷而苦望的言喻。

在我脑海中有这样的争执,

因我舍弃至今,

只剩下相信与等同的质疑。

呵,我渴望是破开这迷宫,

一趟驶向银河的快车,

请求那极星点亮我的心脏,

把我迷惘炼成金子。

可是我终究到了此处,

此火,此星,

北冥,三位女神,

为何吾心依旧困顿,

这朝圣是否也同等虚妄。

 

那火焰颤动,似要言语,复归沉寂。连同夜好似更暗几分,散乱的雪雾吞噬了光芒。

在这偌大的天地间,似乎只剩下了这一点,闪烁近于黯淡的光,火。

三位女神与一位疲惫的流浪者静静地凝望着这一点火,火之一滴。

 

突然有低低的颤动自大地深处来,带有空洞的回响,使得大地为之动摇。

 

这声音低低吼着,歌:

 

长夜听挽歌,

雪舞万华镜。

遍寻湮灭处,

空留哀恨叹。

前人消逝去,

千古摘星语。

想见真实境,

北极饮冰客。

一年留名者,

唯有吟诗人。

究竟入虚幻,

梦醒就长歌。

 

诗人大大地震惊了,在这响彻天地的声响之中。

那些隐约的字句好似连着肉体,空洞的胃囊与脑体,一起震颤,发声。

 

那第一位女神高声笑着,她是如此高兴,歌:

 

哈,姐妹们,听呵,

这是鲲之歌声,

记载在那些古籍的角落,

塔楼的壁画中,

悠游在北冥的巨兽。

就在我们脚下,

驮着整片雪原,

和这抔火,

难不成是在天穹遨游。

 

女神之二,也笑了,歌:

 

呵,这正是鲲之音,

叫我的弦琴一起长鸣,

真是天地间的奇迹。

原来谁人不曾睹目,

哪怕居住北原的精灵。

这古老的庞然大物,

背负着时间的极点,

究竟要何处去,

为何又骤然歌。

 

那第三位遮住眼眸的女神似乎倾听着,入迷。

天地间隆隆地回响,像是雷音,又不可捉摸,像是私语。

 

诗人茫然立起而四望,目力所及之处只有白色,白色的尽头是黑暗,而黑暗的尽头是海。

可是霎时间,又好似野马在雪中奔腾,好似乘着旋风。

好似白色的涌浪在咆哮,翻滚,拍击着虚幻的礁岩,山崖,击碎成万千泡影。

转眼又好像战场,披着盔甲的武士,和燃着火焰的战车,翻飞的旌旗猎猎作响。

忽而又变成了城市,工厂,变成了山脉,河流,一切的一切都在白色之中不停显现。

 

那诗人似要悲泣,胸口急急起伏,歌:

 

呵,这影子的狂舞,

这幻影的魔宴。

连这土地,这天之苍苍,

都只是眼眸的投影,

都是想象的梦魇,

可为何我胸臆有这样郁悒,

为何我眼眶中已涌出热泪。

穿越万顷时光至此,

为何我矗立在这片雪原,

似曾相识,不可言说,

为何我只有吟诗,歌诗,

在土地的尽头无限怅惘。

为何想见诸神,河川,

为何思念变作羽毛,

为何世界纷然旋转,

变作一个又一个预言。

为何天地间流落爱与美,

无限的诗情埃尘滚滚。

此情,此情为何物,

是七彩,是白,是黑,

夜空,朝圣,时间,

万物的名字是何物。

自我,为何有一个我,

为何有眼眸,为何意识,

为何而舞,为何而歌,

呵,为何质疑,

我已凌乱,恍如蓬草,

浮动在江波上的红藻,

终于连最后的立足之地,

最后的前路,也要失掉,

此间还有谁可以拯救我,

你们三位女神能么,

这漫天雪花谁能,

谁能拯救一位诗人,

早已堕入地狱深处的诗人。

 

女神之三,似怒,歌:

 

何苦垂怜自己的怨抑,

佯狂到无明处发痴歌。

汝所本望又非一回答,

还在期待哪里有应答,

陷入自我的悬疑之中。

你如不是土地上的先知,

不必行那预言的事,

若非妄图窥探神灵的奥秘,

岂会落得失却本座的下场。

拯救你的并非谁人,

而只有朝圣一路,

我准许你询问我们三个问题,

如能解惑,你可安心离去。

等待在前方可至永恒的路呵,

那是诸神也未曾涉足的领域,

许能领你至想象的深底。

 

女神之一,抚掌,歌:

 

这好,妙极。

好似我们三个真是智慧女神,

真是命运女神,

能道清楚轮转的奥秘。

那河上的王才分别,

又见这落魄的小囚徒,

那河原上的居民真要叫我们,

三位守望的女神,

艺术之神,

补完天穹的女神,

司掌爱与希望的女神。

这多可爱,叫我分不清,

好似是文字上的游戏。

 

诗人有歉,又微笑,歌:

 

你们三位真是我的女神,

在写就前一直如此。

引领我上升,

接引我到那方舟之上。

在我短暂的生命之中,

真正的困厄不多,

有关宇宙的奥义不足阻遏,

人情之间的微妙也难以打扰,

唯独关于思索的理由,

关于真实的存在,

只能在荒野中盛开的花朵上,

求来提示。

呵,我想知道,

诗人存在的理由,

为何人们暗中吟诵着,

令我不解的语行。

我想知道世界存在的理由,

在这个空荡的舞台,

上演着不可名状的悲喜剧。

最后,

请告诉我诸神存在的理由,

尽管我已有答案,

但我却不敢明说,

总要聆听他人的慧言。

好心的女神们,

请指点那迷惘的彼岸,

那永无止境的思念之外。

 

女神之二,抚琴几声,歌:

 

雪花飞舞的理由,

粉云南行的理由,

闪电落击的理由。

我相信这一切都是美的实现,

美的观测者,缔造者与美本身,

又或是一体,

比喻即是美之活动,

因此而存在反映,模仿,召唤。

又或是诗,诗境,诗艺,

即是琴,歌吟,发声,

是思念的解放,

追寻和谐的成立。

诗人即是求诗,

而诸神则是献诗,

一切都参与世界的创造之中。

此美,即是讯息,

即是预兆与提示,

同样,也将是诗行,

即是为了消息的传递与轮回,

都将在命名法则之中展开,

只有此圆,圆环,

是永远的存在之证。

呵,这真是美的实现,

最后的创造实验。

 

女神之一,轻声笑了,歌:

 

呵,这难道不是人性的发现,

心灵之见证,爱之思念。

神性本是人之拥戴,

而所谓的世界亦是人所见证,

诗是心之想往,心境,

而想象则是人性之证。

如此而言,比喻是爱的活动,

超出自我的界限,

变成万物的模样。

诸神如是成为诗人的命名者,

而诗人成为世界的命名者,

诗人同时成为两者的承载。

在这无限的同化之中,

追求圆的心点,

亦是反射的无穷。

我们,连同整片河原,

以致此诗的每一个词语,

都将成为诗人自我的映射,

那只有相信这是爱之献礼,

凭借言语的创造,

共享同一名字么。

那名为生命的女儿,

镜映的自我意识之下,

成为诗的存在之证。

 

女神之三,似有不解,歌:

 

美,与爱,呵,

我善良的姐姐们,

你们真是可爱的神明,

在你们的眼中,

真有这样的奥秘,

让世界纷纷然轮转。

我没有你们的幸福,

更没有一番洞见,

我的世界建立在黑暗之上。

只有孤独的缄默,

如果有什么能成立,

大概是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

古国的箴言,福音,诗篇,

恋人的絮语,誓约,祈愿。

那些存在与否,

真实与否,

都将变成飘飞的语絮,

变成卷动的诗幡,

如果真有诸神,

也只是言语本身,

自在,自为,不参与任何轮列。

如果真有世界,

也不过如雪,如雨,如海,

只是鼓动,运移,闪烁。

诗人,同你一样,

只是流浪人,是言语的过客。

一切都在琢磨不定,

无中生有,

一如诗的谱写,

不需要理由而存在。

如果真有理由,即是诗人,

即是世界或神明使然,

又或是茫茫的黑暗使然。

可是我想你早已有回答,

然而一切都等待着新的见证,

永无止境的朝圣之旅。

 

那诗人欲要言语,而火焰却一阵摇摆,歌:

 

我的母亲们,

美,

与爱,

不可追求,

言语无可穷尽。

名字,

存在如火,

日夜光明,

终消逝。

只有投火,

求火,

荒原,雷电,水,

只有诗,

同一,

虚空分离,

朝见神灵。

 

霎时间,那无形无色的时间似乎被赋予了质量,变得浓郁,黏稠,自天空向大地滴淌。

就在那火焰的歌唱中,时间与空间都变成了流质,开始消解,透明。

每一片雪,每一束光,每一星点,都静止,但并非静止,而是自由。

成为脱离世界的一孤独体,成为亿万光年的宇宙。

 

转眼,天地间,只有火,一抔祭火,带有疲惫的金光。

一诗人,三位女神,还有鲲鹏。

在区分不清时空的界域中,在屏息,在无尽涌动着的言语与闪烁的目光中。

 

诗人就在这无垠的金色中,歌:

 

呵,在我一生的旅途中,

从未见过如此的景象。

连那梦世界一同远离,

不可思议,却如此真实,

因为此刻的自由与无穷。

那圆舞终也到了极点,

在轮转的中心,

这便是朝圣的终点么。

这一切的奥秘都藏在自由中,

无论是通往何方的道路,

都指向此处,此刻,

生命之火,希望之火,智慧之火,

指向永恒的金色瞳眸。

这一幕好似久远存在,

诗人的灵魂深处,深如刻印,

好似美的体验,爱的连接,

只有在此处成立。

 

女神之一,惊讶,歌:

 

呀,快看,

如还能称之看。

那幽游之鲲,

化而为鹏,

在这须弥,等同芥子,

如何张开夜的羽翼,

如何有乾坤长鸣。

 

可是不待女神歌罢,这金色的海洋又有深深的震颤,好似隐秘的黑色如羽。

可这是夜色,夜的碎片,在火焰的浪潮中间,神秘的夜色一片又一片,飞舞。

那幻想的庞然巨兽,似要撑开它的双翼,于是大开它的两鳍,好似鱼跃。

透明的琉璃鳞片蜕去,转而是漆黑的羽毛,深邃的夜之色,颤动着。

 

那高昂的鸣声,在每个人的心中响起,歌:

 

万古惊魂夜,

时离忘情人。

北冥闻幽息,

同化语哀矜。

想见天穹上,

自由有爱恨。

抟风如夜瞳,

飞入幻想境。

丢我仪式歌,

最后堕落梦。

唤醒诸神篇,

飘零开新世。

 

于是那鹏鸟张开了夜的羽翼,在茫茫的金色中,点点晕开了黑色。

这黑色似有无尽广大,有隐秘的起伏与纹路,目光也不可追及其无尽的深邃。

鲲,完成了这永恒的鱼跃,进而变成鹏,变成这夜,变成空,又无限扩张。

从金色中渗出,裹挟了诗人,三位女神,以及全部脱离了时空的形物,雪,与精灵。

 

万物都统摄在鹏之瞳眸中,仿佛安定。

仿佛在茫茫混沌中,分离出轻柔的,微妙的,向上。而沉顿的,固绝的,向下。

分出了天与地,黑与白,冷与热,动与静。

在这北冥的岸边。

 

海在动摇,歌:

 

这一切的分离如同梦幻,

好似我变成了天空的一部分,

在金光闪耀之下,

好似我变成千万雪舞,

变成诗人的一部分,血,羽,

好似染透了夜的颜色,

在超越时空的界域流淌。

好似变成千万彩镜,

互相映照,又变成转轮,

互相齿合,

我听得是一些隽永的问答,

奥秘与神灵的连接。

可是这自我又在夜空中消融,

变成夜的一部分,

又或是海,

又或是火,燃烧。

 

女神之三,歌:

 

在这无限的夜中我也看见,

一只金色的鹏鸟。

每一根羽毛上,

每一细微的绒毛,

都散发着无穷的光明。

我也看见了土地,

黑色的土地与七彩的波浪,

传递在冰镜之中无限的思念,

我看见了时间,

蓝色的时间与触觉,

火红玄黄的命运长河,

将天地染成黄昏的颜色。

就在天空的眼瞳中,

鲲鹏的眼眸之中,

窥见了属于此世的,

真实的成立。

 

于是天地间回响着空明的唳声,而土地仍被白雪叠盖。

那雪的舞宴永不停歇,海也不停地冲刷着曲折的岸线。

只是海水永远不再抹去那足迹,而是永远书写着,一笔一笔,永远书写着。

 

在这极北之地,极星照耀之地,初始的祭火温暖着的方圆之地。

安静地坐着的,三位年轻的女神与一位疲倦的旅人。

如果说脚下的土地是鲲鹏所背负着,那么现在踩着的土地,又是谁背负呢。

在这鲲化为鹏之夜。

 

女神之一,歌:

 

孤独的诗人啊,你的道路,

同那自由去来的鲲鹏,

以及永久奔流的长河,

是同一的。终将远离的,

不是你,而是我们。

可是在那曙光唤醒大地之前,

请你带走这火变作的镜子,

无需映照自己,

只需照彻天地。

有了它,你就可以一次次进入,

那无穷重叠着的世界,

去寻找新的创造吧,

去见证预言成立吧。

而我,与两个妹妹,

将会一直聆听你的故事,

守望着你所珍视之物。

 

于是诗人离去了。在三位女神的祝福之中,沐浴在熹微的光明之中。

就在一瞬间,好似世界变得透明,还是一点一滴,在时间潮汐一丝一毫的涨落中。

诗人变成一片羽毛,那是鸟儿的羽毛,可爱的轻柔的,与晨光一样的颜色。

在这无穷无尽的飘零之中,隐隐传来了三位女神的合唱。

 

天下语者             诸神篇 • 018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17”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