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16

诸神篇 • 001    诸神篇 • 002    诸神篇 • 003    诸神篇 • 004    诸神篇 • 005    诸神篇 • 006     诸神篇 • 007    诸神篇 • 008    诸神篇 • 009    诸神篇 • 010    诸神篇 • 011    诸神篇 • 012    诸神篇 • 013    诸神篇 • 014     诸神篇 • 015

酒神篇

在天地两茫然的时候,诗人与酒神泛舟于江上。

时间有了这样的晦暗,但近于迷幻的白光晕开在江上的雾气中,应该是初晨。

四下只听得水声,江波抚动着一扁轻舟,桨橹击水,是一位年老壮硕的艄公。

 

诗人横卧,歌:

 

在吾生涯茫然断痛的中途,

一切声响,颜色遁入黯然。

此江上,清风也好,

月影也好,吾如此熟识,

百千年来荡漾依旧,

东逝不还。

只是吾何等艳羡,

那天地间飘散的形色,

四下散射着明光,

又沉陷晦暗,飘摇无影,

又勾引幽心,摄人魂魄。

一切无形大化者,

皆在江上运行,

婉转如思念,

晶莹如泪滴。

一切都仿佛一水之诗,

不制于形体,而得无限自由,

于日光下升腾,

于月华下凝露,

而得无限上善。

只是此艳羡无用,

天地不求人之褒美,

而赋人情怡,

独我因此复郁悒哉。

 

酒神用脚踢开散乱的酒杯和酒壶,亦大卧于诗人旁。

此酒神俊美不辨性别,正是青春最好时,只一身羽衣,衣襟散开,迷蒙如梦醒。

 

酒神带笑,歌:

 

人不因天地美情而心旷神怡,

却因自醉山水而忘忧。

何苦汲汲于清醒的苦痛,

而忘何以醉在空明中。

 

诗人摇头,歌:

 

明晰吾不要,

癫狂吾不要,

人生不过飘摇悬浮,

梦也不要,醒也不要。

我已说不清更有何求,

只是每一渴求都如此沉重。

此土地若能承载一切哀情,

只因大地更其沉重,

天空所承载一切仰望,

却因天空比之更深邃。

云何区区此人,

天地间如此一蝼蚁,

一飞雪,一流沙,

论及沉重无,论及深邃无,

何以行健,何以载物。

反观其心,自以为鉴,

珍重傲意,可比天煌。

实其扭曲抽搐,

自低于人,而欲成人之上者,

于尘间挣扎,踽踽不绝。

鄙陋人世,却贪图其间,

此非病欤。

 

酒神只做烦闷状,以酒壶捞江水吃。

只此江水看似浑浊,在酒壶中摇晃三两下,就又清澈。到得嘴边,就泛出酒香。

 

酒神饮酒,歌:

 

无耻书生,自私潦倒。

羡天地之高洁无暇,

苦自我之卑鄙猥琐。

此间百物,岂因汝之三言两语,

分出高下贵贱。

品物流行之理,又怎凭君私意,

奔走东西南北。

人之命理,我看不透,

美丑,得失,我均看不透,

优美的梦幻非我所有,

吾亦不受魇魔之苦。

你苦苦求索我虽不可明晓,

但其自私浅薄,不可更切,

不如同我饮酒,

好忘掉胸臆大小不平事,

你我再来辩天涯何处来去。

 

诗人轻啜,歌:

 

呵,愿我真有实切的思情,

吾心焦急无奈,

梦醒时形骸散落,

不知归处,不知来处,

就连这茫茫江雾上,

此处又是何处。

是了,我只有到天涯寻物去,

可我要寻的,

不是片刻虚伪的悲哀,

不是昏醉,不是幻想。

可是,此处究竟何处,

只你同我,还有这老人家,

你若是酒中神仙,

那我是谁。

 

酒神长笑,歌:

 

好,好。可爱的人,

你是人罢。孤独人,流浪人,

自山野间来,

梦中,画中,酒中,

与神仙交游,泛舟江中。

你不用到何方去了,只管跟我,

来,再饮,大饮,痛饮。

使你通通遗忘,

无论是漂流,灯火,星光,

一切无常事情都忘掉呵。

再吟几句诗来,

我不要做神也不要成仙,

换你来罢,

只管端起这酒杯,

捞起这江水就是好饮,

快乐忧愁全部抛掉。

 

诗人端起破旧的酒杯,捞这江水,吟:

 

我,我,我什么也不是。

我只有什么也不想成为,才流浪到现在样子,

全,全忘掉,可是该忘掉什么,我记得什么,

好像掉到一团雾中,冷颤,好像山野明晃的钟声,却遥远,

我,我没有东西南北,我不懂。

我该懂什么,

名字,

我应该有一个名字,或者署名,或者一个身份,

一个字语,可是我,在找,找什么,找酒,找酒。

这困顿的苦涩,与酒,

全不是真的,不是真,不是假,不过去,不将来,像月亮,

疯疯癫癫,疯了,痴了,不是病痛,却是醉了,醉,醉了,

变得迟钝,以及欢欣,逃避,冗杂,不可理喻,

分裂,像谎梦,

五彩斑斓奔马,插羽,吞吃银河,

呼啸飞跳的钢铁,滚滚火烟从石头的塔顶,鼓动,涌出,

我还要写,写,

再唱,唱,可是我好疲倦,仰慕美,仰慕爱,

好累,惊惧害怕,可疑奇怪,

可是,这些,事情,叫做情感,

原始火,原火,圆瞳孔,语言,

你是我。不,我是你,我成为神,神,喝酒,乱喝酒,酒神。

这,

可是这酒,黑色,纯黑,墨汁,苦。

这酒,浓黑,凝固,坚硬,冰冻。

这可是酒。这是血,是一个投水诗人,一个捞月诗人,

这什么也不是,就是水,水,

这哪里是酒,就是水,大水,冷水,墨水。

骗人,骗,骗子。

是骗人,假的呀,假的酒神,假的神,

捞起来,只有水。

 

诗人再去捞河水,船儿摇晃起来,水花飞溅。

沾湿了衣衫,是点点黑色与红色。

可是无论怎么捞起来的河水,都只是水,不是酒,都是一样的黑色,沉重,苦涩。

酒神急怒,再捞,再饮。是甘醇的美酒,晶莹,透明,弥散出阵阵酒香。

 

酒神递给诗人,歌:

 

好胆,醉得不轻。

你再饮我这杯,

是绝妙的好酒,

凡人间何种酒我不曾品过,

甘美,火辣,香醇,

只要用这杯打水,就立刻变出,

源源不断,似醉非醉。

你不能这般狂饮,于酒不敬,

怕是早已醉透,满口胡言。

来饮此杯,

梦醒酒,别离酒,

好好看看你的邋遢样。

 

诗人再饮,再饮,歌:

 

不懂,不解,失忆。

这,分明是水,

是水罢了,何必再谎。

在你手中是酒,

递给我便是水,醉不了我,

再怎么饮还是墨汁,

全然浓郁的哀愁,全然飘摇,波荡,

分不清时间与空间,听不见两岸猿声,

梦也罢,酒也罢,

在我的诗行里全部失真,

沦落譬喻,水与酒,

在此地只同一,醉同一醒,

今日我大醉,深醉,可是放目此间,

只我一人清明,孤独,分离。

好了,最末的酒神,

你只有告诉我此地究竟何处,

此水,此杯,此酒,

吾究竟谁人,

究竟何处归去。

 

酒神大笑,歌:

 

你问此地是何处,

分明就在水墨中。

河岂非河,

是酒河,墨河,血河,泪河。

杯岂非杯,

你只管拿去。

在你手里只是水罢,

他人那里就是琼浆,玉液。

因你的魂灵癫狂至极,

无酒可醉,再饮墨,亦是清晰,

你即是吾梦中人,

吾即是汝梦中诗。

你我都归属于酒,于歌,

一切譬喻都将成真,

转而失色,淡退,质疑,混沌。

你可大笑,可怒笑,

只有带有隽永的笔法,

永远带有无情的伟大。

 

于是酒神歌罢,好似天地混沌一气都陷入了沉静。时间从此间抽离。

反复听不到诗人与酒神的歌言,也听不到桨橹拍击水面,江风兀自运行。

墨色全然凝固于纸上,只有那杯中,散发出阵阵酒香。

 

诸神篇 • 017

天下语者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16”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