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14

诸神篇 • 001    诸神篇 • 002    诸神篇 • 003    诸神篇 • 004    诸神篇 • 005    诸神篇 • 006     诸神篇 • 007    诸神篇 • 008    诸神篇 • 009    诸神篇 • 010    诸神篇 • 011    诸神篇 • 012    诸神篇 • 013

天使篇

诗人来到那栈桥边。

隐隐约约听到歌吟。

 

天使在那栈桥上,歌:

 

睁开眼醒来吧,失去道路的众生,

睁开眼仰望吧,或者俯望这一条河,

看看此地微妙的星光,是夜晚么,

头顶迷蒙闪烁的,是星星飞舞的河,

脚下翻卷旋回的,是金子,是宝石,

是我们全部思念的河。

天上地下,我已游历遍尽,

凡人的情思,诸神的言语,我已倾听无尽。

又回到这桥上,在我记得时间的流淌,

目光追溯河的尽头,那时太阳,

与月亮仍照耀着此地。

我依稀记得诸神的交谈,

可又暧昧,仿若梦幻,

这是我开始的地方,一只桥,

横跨在众生的命运与思念之上。

转瞬,又有波澜起,

是哀思,在土地上蔓延,

流离失所,亲族散尽,爱情幻灭,

死神出现,折射出紫色的幽光。

又有金色,信仰与热爱,真挚,

心灵相映。我真爱这颜色,

是爱神,与美神,守望的三女神,

执镜,在人国,映照出岁月,

与歌吟。呵,缓缓流逝,

谁也无法追溯,谁也无可往谏,

就连微笑的神灵与哭泣的,

也不可知道,洒洒江河,每一瞬间,

折射的七彩,粼粼起伏。

呵,只有无忧无虑的野兽,

还有山间的凉风,聚拢的夜色,

在永无止境的界域徘徊,

游荡,只有天使,轻柔地抚动江波,

带有美好的祈愿,凝望。

这河自哪里发源,我好奇,

又如何裹挟一切愿望,想象,

那转瞬的涡旋,激荡的回波,

又是发自宇宙的意愿,伟力,

我向往,串起那川底的宝石,

和星光,缀成项链,

送给可爱的纯真的凡人。

呵,我眺望去,星星哭泣,

森林动摇,河岸的花儿树,

露水淌落,那些采撷仰望与美的莽兽,

纷纷哭泣,一支从寒冷的高原来,

一支隐隐约约从沙漠中来,

一支从银河,那母神的乳汁,

还有一支,自凡人黑色的瞳孔,

呵,多么美丽,牵引遐思,

使我迷惘,因我全然不解,

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发源,

司掌命运的神呵,

土地上流浪的神,还有你们,

水的精灵,嬉笑着,起舞,欢歌,

你们可否回答我的疑问,

连着爱的过往与未来,

凡间哀苦的思念,聚散成轮的命运,

这一切究竟从何处来。

是那高高的冰山,锁住了金光,

岩石与冰高高垒起,

还是沙漠中那片绿洲,倾倒的水壶,

在无尽的塔之废墟中央,

还是夜的怀中,滴淌的银光,

美与爱的源泉,

或是最深邃的凝望中,千千万万滴,

透明的,游移的,

仿佛生出一切,也像日月,

映照一切。如此浪漫,如此捉摸,

像我曾聆听云雀的高歌,

西风的怒号,夜泉的欢唱,

像是我兄弟姊妹,每一个,

齐声吟唱,天空中飘下,

金色的羽毛,欢笑的精灵。

呵,此河真是伟大的圣迹,

浩荡,淼淼,无穷无尽。

我看到天空中的尘埃,

天幕上映照的霞光,

诸神居住在这片河原之上,

开始想念我初生的时光,

在许多奇异的界域游荡。

这个栈桥,也沾染了诸神的气息,

也曾聆听智慧的言语,

渡过它,分割了你和我,

过去与未来,记忆与灵感,

美在桥头,爱在桥尾。

河央,则是无尽的诗言,

渡过它,就是河原。

这美丽的河,七彩的河,

美神在这里浣洗她的衣裳,

爱神在此垂钓,哭神和笑神,

相拥睡倒。滔滔而去,不知归处,

哺育了河原上的诸神,精灵,

润开了满树冬花,

那取食七情六欲的兽群,

和一位老牧神,一位老酒神,

都饮你,思念的河。

款款流深,变作火,

飞扬高升,变作光,

在我神国遨游的无尽时光,

也曾采撷那迷离之光,

亲吻那黯然之火,每一瞬间,

都窥见诸神的痕迹,祝福,

凡间竟是如此的幸福,

每一寸土地都有诸神的脚步,

这河原上,也不曾密布。

只有歌声能够到达的角落,

令我神往,又有泪流,

一条曲折的支脉流淌过,

思念将会塑成莫明的风景,

那是天使也窥探不得的境域。

呵,这国度上的故事怎么也歌不完,

我岂能像凡人一样沉溺思念,

只有亲手触碰,

这不朽的栈桥,是我初生之地,

天空中漂浮的舟船,是我享眠,

那花园,我与女神们一同嬉游,

河流上浮游的明灯,闪烁,

我与姊妹一同祈福。

这无尽的思念在我的歌声溢满,

带着想往,这片名叫自由的国度。

水的歌舞,火之哀苦,

只是一切想往引着我离开,

命运的三位女神对我笑而不言,

因我听见的这预兆不属此世,

我听闻太阳死去,

诗人加冕,冰山颤动,海心言语,

我窥见天空中的转轮,

河流漫上岸来,火自山顶流淌,

夜空中的光点如雨滴落,

这景象如此可怖,惊惶,迷惘,

仿佛凡人,我堕入大梦,

爱与美,天国的和谐与安宁,

也不能让我安定,

勾引我思念的起始,

是天使失格,即将堕落。

呵,可是我有无尽的歌,

让我暂时遗忘这可怖的预兆。

这河流隐隐传来不安的咆哮,

我已分辨不清时间如何流淌,

它带着一些从未辨过的颜色,

与天国永恒的安详如此迥异。

仿佛我到了陌生的界域,

转瞬乐哀凌乱,颜色腐坏,

就在此处,这座栈桥之上,

蜕尽羽翼,变成思念一丝,

我的兄弟姐妹也要来此地歌唱,

这条哺育了我们的河流,

千万流转,每一瞬间都截然不同,

映照天空,也映照了流浪之人。

我开始想念河原上,

游离的红色火焰,和牛马,

金轮和牝鹿,

可是天使不曾思念,只触碰,

只要我轻轻拨动七彩的水流,

我就会变成此间一滴,

如此浪漫,使我心惶,

呵,我如何不能思念来世今生,

每一束歌声中我已找到归途,

当我回想起那如迷的预言,

天使的心就不再安定,

让我的姊妹们也来歌,

兄弟们也来和,就在这座栈桥上,

爱之处也无来人,美之处也无去者,

无论花朵想与天空争辩什么,

那些流逝的道路都已经走向思念。

这将是最后天使的挽歌,

我愿献给河流,献给天空,

赞美自由而永恒的诸神,

我听到优美的幻想聚拢疏离,

一些夜之美神的故事我不曾听闻,

仿佛整片天空都在与大地纷说,

一切流浪的预兆。

天使将成为最后的歌者,

引着河原上的百物来到河流之上,

谁能永远叩响命运的门扉,

朝拜土地上每一处圣迹呢。

 

天使歌罢,羽翼飘散,

金色的羽毛翻卷在大气之中,

落满了整片河原。

 

诸神篇 • 015

天下语者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14”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