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11

诸神篇 • 001    诸神篇 • 002    诸神篇 • 003    诸神篇 • 004    诸神篇 • 005    诸神篇 • 006     诸神篇 • 007    诸神篇 • 008    诸神篇 • 009    诸神篇 • 010

心篇

朝圣,听闻心灵的消息。

大气在人无可企及的高度兀自横转,聚合,疏离。时而降下雨水,时而偏折阳光。

森林在扩张,侵占土地。聚拢枝桠,呼吸,从土地之中吮吸水与矿质。而后腐朽。腐朽变成土地之一,变成新的森林。

河流转瞬折射出世界的千般剪影,却看不清其间任何一物。

沉底的卵石万年接受打磨,最后也变作水流,拥吻其他卵石。

人群聚散,城市兴起又腐朽,语言连撰成诗,又丢失音节与顿挫。这一切仿佛都是在转瞬中明晰,衰远。

夜空中的星辰旋转,放射光芒与电波。直到群山,峡谷,海洋与河流,冰山或者极光,都在仰望,都在交语。

使我们的麋鹿仰望,豹子仰望,鱼虾贝蟹,仰望,夜莺噤声。草原上游荡的象群,马群,狮群,狗群,一切都在仰望。一切都在吟唱。

心。

太阳之心,土地之心。

仿佛远远响起鼓声,响起漫游中曾经听闻的钟声。侧耳倾听。

凝望,勾勒,挑选词语描绘。诸神捧着它们的心灵,一些七彩的宝石,或者是流质,从指间溢出。

幽暗之心,在月下的沙滩上,城市的灯光倾轧着波涛。

透明的海水,透明的月亮。透明的血液与脑体,撑开一叶叶,仿佛是黑色的叶子。

念想,索求,祈祷,或是熟识,土地上的亲近的心。桃花,樱花,李花,美丽的世界永远般散霰落,升腾,千千万万心。

觉醒之心,沉郁之心,怅然若失,蓦然回首。

只是凝视间,欲言又止,沙丘上,书卷上,流水上。我与你们相视,言语相闻,以肌肤象触。于是心由此诞生。

一切转瞬中获得心,转瞬中消没。一切在时空中去来,七彩中消没。

 

向世界中心缓缓前行,云和雨在我身边。

来到你们中间,这个人怀着怎么样的念想呢。是心喜还是遗忘呢,像是木花香气,在大雨中间透明地溢散开来。

如今我还有一点渴求。我想一些微小的事物,在行将落叶的紫叶树上的雨珠,漫天翻滚的云海中微微露出一点蔚蓝的天。

我只要心的提示,一双眼,山谷中溪流的道路,鸟儿群聚在丫杈中央静默。在铁道,车流中,手掌相触,连绵不绝的电缆。我需要一点点提示。可以在时间之中捕捉到,俯仰,漫游,渐忘。

独自游荡,顺着无情的道路与有情的道路。我在黑暗中找到花海。

拥有这样迷惘的秉性,困倦,思有雨夜,想有昏月。

如此漫长地沉默,怀有隐秘的叙述。漫长在人群之间徘徊,开始回忆每一形状,每一束颜色,悄然而新鲜的,静静的名字。

触目过后变成心。听闻成心,路行成心。在湿冷一切暧昧不清的空间里,你是我恍惚的生命,七情六欲来触碰我,耳语我,这历年的诗行缠绕我,烦扰我。我还想在最后拥有一点提示。

你之双眸,一位老人,或是一群幼童。一树喜鹊,沉沦。

好似我的念想都已消融,我之祈望也已乌有。只有创造新的言语,大雨在岩石上摩挲。

像我在黑暗的宇宙里窥视你,像我暗室中歆羡已然凋亡的美。是不是我们都注定要在黑夜中追逐闪电的瞬间。

心是不是这样一种细碎的环状物,冰与碎石折射着光芒,环绕着你我轻轻动摇。

心是不是当想念殆尽时,河床底露出,卵石与砂,浑圆无比,互相映照。

好似又见证你与我从诞生到死亡,森林与海洋从星河中吞吐出现又没落。我只是永远在寻找,永远在拥抱。

如果我在黑暗中向你问起,荒野之中竞相开放的菊花,夜与我对坐长谈。

大概我有深深的迷茫,又有难尽的思念,时间与天下经历于我,在我身上生根发芽。

浮动水草,或惊碎石崖,夜被分割,离离不绝,涌向岸边,又疏离人间。

馥郁醉人,我早该明白的,在荒原中央呼唤的神灵,曾经赠给我们又散在梦游的各个角落里的歌声。

只是默默守候着,守候河川,提着灯笼缓缓地照亮游廊,流星击碎天空。

名字唤起,迈动脚步,温暖的寒冷的饮水。为何思索迄今,为何彻夜吟诵,为何只剩下一双眼睛。

求你务必漫长,在我开始思念前。

 

平静混沌的夜空里有七彩的闪电。是不是我怀有不实的祈愿。

我究竟想在这里,这个时刻留下什么呢。我想刻在石头上面的,传达到声音里的。指向山上翻滚的云幡。是不是这些你都陌生了。

是我像你,你像我,面目一般,但相隔甚远。

这世间许许多多的事物都一一凋亡,名字被唤起又忘掉,我只是觉得不好。

我想再去守着火焰,坐到三位女神的旁边,聆听,看火星上扬消散。就是温暖而明亮的火光,轻柔地照亮方寸世界。

开始想念河流,雪,想念梅花,而后是雷雨或者石桥。

终于可以我放弃思索。开始思念,夜思念我,我思念花。

深深的安静,仿佛一切都是隐约的提示。出神,永久绝望,永久想念。土地上,河流上有珍物与美丽之物么。

这连绵不绝的心念为何如此沉重,还是如此轻浮。终于有一点,紧张不安地跳动,仿佛是营营不休的理由。

从远远的地方到来,全辨不出来时的路。

杂草丛生,汪洋浩淼,漫漫的人国中,眨眼之中也看不见离去的路。五彩斑斓的指间渗出了黑暗。像一颗种子。

像沉睡在岩层中的骨骸。金属的脑体,透明的晶体折出七枚瞳眸。

你们为何不沉默呢,沙漠的孤独之心把我包围。沙漠的双眼,河原的双眼,黑色海洋的双眼。

你们早就明白了,我想清明与迷惘是心。我想诗神是心。朝圣是心。

在这迷茫的江面之上摇摇晃晃的木舟。好像温暖明亮的星光照亮我一人。四下一人。

世界的心思都回归此处,四散的心意都聚拢。让我明晰,在草地上,在月华流照的每一寸土地上,生长,腐朽。

一个佛龛,无头佛像。坍圮的殿堂,一只土狗。这个世界可供纪念的事物奉仰在枯石河央。

好了,你不用再迷惑,在白昼沉眠,又在黑暗中醒悟。或坐或卧,舞蹈,堕落,如同来到,又如离去。

你开始诱惑我,纷乱夸张的世界迷蒙我,宛如万华之镜,万物心意在深深地聚合。

我想我是你,我之眼眸是你之眼眸。我之漫游是火之漫游,是缥缈中凝望的长久。

一切我从黑暗中悉然描摹,如我祈慕一颗心,众生形色的心意。风仆尘尘的道路,重峦叠嶂,悠远的山风呼啸,而河流就在幽冥的地方运行。

夜之眼眸呵,夜之眼眸在转瞬中塑成的世界,也在千万的眼眸中转瞬凋零。

 

仿佛在腾腾上升,旋即被游离的风雨打散。

轻柔地下落,摇摆,翻卷,斜斜地消逝在视野边角。

还有沉静的,墨色,一动不动仿佛疏离,自在,孤独地守候着繁芜。

七彩的心意触碰我,稳定地,由远到近处,一一抚尽,一一拍遍。风流品物心意从久远地拜见我。

从我奔跑到我死亡,从记忆到诗歌。疼痛,紧张,恐怖,激动,淡忘,反刍,偶蹄。

万千面目,万千诸神。言语朝圣,名字朝圣,草原中央的一条无尽的道路。雨云牵住月娘,城市倾倒在海洋。

万物心意即是土地上的神迹。黑暗中满山遍野的木花。

如是我渴求,从远方到天明。阴云翻滚的天空是吾财宝。大地隆升,潜没。

我想天空与土地一起沉没,有压抑,悲伤,惊惶,心死。我想明白翻滚的海潮,我想明白夜幕升起落下。

我想听闻你们,我想听你们悄悄私语,同雨水分享土地的秘密。

在黑暗中求安慰,直到季节枯萎,时间落定。我的心意尚未到来,在这万万千千一个,所有名字中我不明白一个。

谁走丢了,穿过雾霭。为何呼唤不见,为何想念群聚在土地上。

想见一只雀鸟,一只云雀。想见喜鹊,闪烁,吾即是闪烁。

我是灰暗天空下恍悟,冷淡的日光柔软地流洒在土地上。我是东方迁徙的旅人,从北向南,寻找水与热。

言语塑成世界,言语塑成心意,启程前往迷途,遗忘,堕落。清风拂乱长发,明星点亮瞳眸。你要是我,你要是凉凉的白色。

在你们透明的国里,找到无数自我的墓碑。在你们的史诗中,诸神的名字。

有我思念你,我想你,我爱你,我想为你描绘黄金的世界梦,我想天使与幽灵都可以悄悄地言语,我想要真实的名字,我想要流浪,吞吃火焰,变成羽类,鳞族。

我要变成你,我有全部心意,全部送予你,你是谁呵,你是谁呵。

心即是歌,心即是吾哭,吾奔跑,心即是汝,我要这心变成舞,变成舞舞舞,变成四碎缤纷的花瓣,我是谁呵,我是谁呵。

我已经永远明白心的一切,像我千千万万次从那奔流的河中,打捞上来,闪闪的宝石,像我们对坐攀谈。像我们听见月亮与太阳在天空中游移。

是以记下,朝圣之中,心动。

 

诸神篇 • 012

天下语者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11”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