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10

诸神篇 • 001    诸神篇 • 002    诸神篇 • 003    诸神篇 • 004    诸神篇 • 005    诸神篇 • 006     诸神篇 • 007    诸神篇 • 008    诸神篇 • 009

诗神篇

在你们之中行走,诗来了。

在你们之中遇见,听见,我与你们拥抱。

在你们之中灵性,爱情。

肉体之中有温热空洞的声音。

 

诗来了,诗像你,像我,像轻柔易碎的。

夜来了,夜如同一寸寸的流泻。

夜占据了海洋,酒,诗心。

我与你们一道,月娘,金子,

我念起你们的名字,细碎的,金色天空。

折起句行,遮住瞳眸,我,

河上居民,诸神,抒情,迷惘。

河上凝望,打磨卷起,回忆透明宝石。

预备辨清你们全部面目,

预备幽暗,森罗,暧昧。预告,

我们只有一起去朝见诗,

求诗,同它攀谈,献诗。

询问关于希望与绝望,关于爱与死,

在街市上,在山岗,在热冷的暴雨,

垂钓星辰,勾勒沙漠与生命。

是画匠,还是乐师,是情人,还是老人。

只是一曲普通的诗,愉悦的诗,

苦闷,稍加思索的诗,

提示我在你们之中。生在藕池。

在时间摇曳,思念粼粼,诗来了。

使我相信,我与你们一同笑了。

就是哭了,好像我们很久就认识了。

 

眨眼,然后把秘密告诉我。

七彩的,游移不定,好像思念投射在川流。

诗神来,捧一颗心。

诗神来,他光着脚,脏兮兮的脚,

捧来一些星星,发光旋转的气团。

捧来一堆黑暗,凝望时所想见的一切,

都如此熟识,随着季节嬗变,

你我一同明晰又遗忘。

像光明来到,紫色的稠絮传递的消息。

裹紧我,动摇,摄定,用火焰闪动我的双眼。

像红色,蓝色深底的草原,

我们走过的,明晃的河床,

只你向我走来,分秒,日月,年岁。

靠近我,摇曳,啸叫。

诗神摇晃着乱发,黑色的,金红,

他替我带来一条冰溪,鹿群。

每一生灵,就是一诗,

替我取个名字,从生到死。

让我一点点描绘,背弃你,背弃我。

让我从宇宙的中央,

漩涡引力的静止点开始。

万华缤纷散霰,我只有人间心情,

在你们之中去来,带走,挽留,

皆不能,未曾听闻,忧悒。

怨怼,如此疏离,如此陌生。

一切都是一模一样的面目,

一切都是一模一样的行走。

 

土地上有雨水的痕迹,

是恋人们的留言。

在你们的身影浮现又消弭,

我渐渐找到一种言语,

就在孤独的时间与喧嚷的时间,

互相游荡,拥抱,或者杀害。

我们的生命如此独绝,

只让我们愈加伤心。

浮现心喜,浮落哀恸,

你们都渴望我分说什么,

乞来人间颜色,然后分食这些蜜。

无妄的诸神祈求什么呢。

凋零在思念中的食美巨兽,

荒原上的痴人与梦游人,

你们祈求什么,为何又抛弃。

来到你们中我皆是沉默,

我带来的是黑暗,而非七彩。

我带来诗篇,就是此诗,

从云水和冰川上抄来,

从彗尾和极光上抄来,

聆听的是每一瞬间分裂,堆积,

万物生长,枯萎,执镜,离座,

众生踏上朝圣道路,河上,沙上。

世界沉睡在眼眸上,

花朵在血液中绽放。

我们都在这转瞬的幻象之中,

时空将我们分离,

回忆与日光已将我们浸没。

 

每一位旅人从远方带来蜜,

为我带来花朵,果实,书本。

可是我给你们带来夜空,明月,

歌人带来了草原与天空。

如今我带来简单的想念,

就是让花朵绽放与枯萎,

迷离,虚妄,无解,

就是众生的言语纷纷凋零,

铺满了整片森林。

秋冬春夏,期待一抔火,

期待牧神,密林中朝拜的旅客。

你的目光就如同时间,

时间又如同一束火,

火即是河上涌流的思念。

告诉我你在这黑暗中又遇见了什么。

你可以告诉我,

太阳在土地上播撒了什么,

你为何走向我,

转头又远离。

 

轻轻悄悄,颜色来又离去,

云来又去。我想念云,

一砂,一滴,一枝,一瓣,

我走到世界中间,

你们亲吻我的脸颊。

天空聚拢又碎裂,

青红又紫,枯黄又绿。

这仿佛是水的心意,风的心意,

笑神,携着哭神,

大梦初醒的爱神,与一片晚霞。

我在安静的时空里游荡的时候,

你们就一起跟随我。

自由而暧昧无理的诸神呵,

当你们一齐来到河上,

是不是我与月娘已经不再亲近。

仿佛疲倦了闭目,

扑向幽暗,光明,深渊,谜语。

是我与世界已不再同一属类,

我与你们有这样的陌生。

好吧,你们要重新抚摸我的手臂,

替我着衣。

永远听闻诞生之音,

听见世界在树梢浮现,

雷音,不安的颤动,宣告。

诗人为何在仰望,

诗人为何侧耳倾听,

一切仿若欢歌,仿若预言。

在我们自己的倒影里,

悄然生长。

 

转身离去,使我难忘,使我抑騃。

纷至沓来,一双明眸,

明眸与迷惘的颜色。

给我一些理由,我再去寻找世界,

我要去寻找新的祈盼,新的祷告。

那些虚无的幽影群聚在天空中,

一切聚散不安的言语,

花草树木,鸟兽鱼虫,

都这般眯着眼升上幽空。

我们一齐坐下,面对河流,

要把手放在我的身上,

一边牵着土地,一边牵着天空,

四处都是空荡。

给我理由,相信黑暗,

相信热爱,逃离,美之沉重。

为何你们悄声耳语,

我听到悲伤盘旋而郁悒涌起,

等待一场又一场飘散的羽霰。

这一切的躁动是如此安宁,

好像我来去都是同一面目,

墨染,勾纹,万千眼眸,

万千星点,夜之镜,执镜女神。

窥往一片青绿,大水浸湿,

紫色,紫色的瀑布,

金色的浪花,鼓动心脏。

你们究竟是世界的神灵,

还是自我的射影,

我们一起去听雨的歌声,

春雨夏雨秋雨冬雨。

你也像我一样期待么,

像我一样游离,

在暗室中朝拜内心或宇宙。

 

温柔的近至暧昧的天使,

世界透明。

醒来时又忘记一部分言语,

每一位天使来触摸我的额头。

这场永恒的抒情与索寻,

人间重重叠叠的影子,

好像泡沫一般,阻塞我的耳蜗,

膨胀脑体与四肢,指尖。

像是大海扫平礁岩,

飞旋的鸥燕只剩下一对眼眸。

我预感到这些词汇开始崩塌,

从尖端一角,

草地上,或者母亲的羽翼里,

温柔的词语在大气中氤氲,

悲伤的词语躲在幸福的背面。

是时候了,

请求你们抄录诗歌,

抄录一切语言,在你们的羽毛上,

你们的肌肤上,

从太阳到雨水。惊雷到花萎。

把我们的念想留下,

宝石的土地上大水的痕迹。

一切都是惊鸿一瞥,

一切都在转瞬中翩翩起舞,

像是我与天使,幽影,和诸神,

转瞬哭笑,转瞬相识又聚散。

这去去来来的一切都已重叠,

我要去何处认识你,

聆听,用手指触摸你。

一位诗神,

儿童,青年,中年,老人。

男人,女人,天鹅,狮子。

一位斯芬克斯,

沙漠之中的凝望与微笑。

 

这讯息濡湿了我的长发,

又像是腐烂四碎的花瓣。

你们低吟,哼唱,

像是浪潮送我到岸边。

永远漂浮,有时想爱。

沉沉地抱住一颗月球,或者太阳,

沉到渊底,听不见你们言语。

用我的眼眸描摹你的眼眸,

润湿手指在沙漠上,黑暗上,

抄在塔或者夜幕上

写书。一行行写点诗,

不想表达,真实或者虚拟,

我时长途跋涉,

溶解,呼吸。曳摇,惊动。

我们到哪里再相见呢。

因为我开始丢失道路,

丢失森林与挂念的名字,

不明白粮食与饥饿。

伏倒睡眠在河央,

我该去哪里找到。

 

现在我找到一段声音,

窗外的树腆着叶子,

鹊鸟从一枝跳到另一枝。

我确信我已毫无思念,

再也没有孤独的流浪。

此处是河流入海口,

泥沙被裹挟至此,堆积,

闪闪,莹莹,好像记忆碎屑。

我已确信我毫无悲伤,

或是欢喜。泪流满面,

树叶蒸腾出的水汽,

在树根降下小雨。

现在我看向你,

爱神眨动双眼,

死神牵起我的动脉。

命运的三位女神拿着镜子,

火和一条小船。

你们走向我,

哭神攀着笑神,

而笑神伏倒在地。

居住在北海的鲲鹏躲着,

任凭那极星闪烁絮语。

水仙的花瓣飘来,

还有河流的三位女儿,

好了,我的朋友们都来了。

我就是你,我爱着你。

你就是诗,我也是诗。

我与诗人以目光相认,

太阳与我以触摸,

草原以呼吸,岩峦以负重。

我确信我走向你,你走向我。

我们只有简单的心灵,

在路上写简单的诗。

现在你听见了,

只有永无止境。

 

诸神篇 • 011

天下语者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10”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