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神篇 • 002

笑神篇

诸神篇 • 001

在人间,清醒与混沌不能分辨的时候。笑神和哭神在我的身边。

有着捉摸不定的笑。危险的笑。吞噬掉我的笑,溶解我的笑。张牙舞爪的笑,深深哀恸的笑。神秘的笑,不全是欢愉,毫无理由,没有始终的笑。开心地抚动大地的笑,扯动流云与群星的笑。

当饥饿与苦思深深压迫着我的神经时,颤抖的笑,愤怒的笑。肉体的贫乏与空虚,与强健与欲求时,一样在笑。仿佛花朵在笑,土壤在笑,岩峦扯着犬牙在笑,对一切失望后无言的笑,抛起命运时躲闪的笑,隐隐在癫狂与沉静之中,同样沉重的笑。

像一个诗人一样,躲在柱廊远端,静穆的笑。刻在泥中,闪电与冰中,咧开一道诡异的冷笑。转而又像山风,变成篝火上,喷薄的熔岩一样,柔软而明媚的笑。

笑神在想爱时发笑,勾起脚跟发笑。勾起我的魂魄,使我圆舞发笑。一切愤懑的,勉力的,过分夸张,华而不实的笑。跑到漫山遍野,种满笑,笑的叶底,熟睡的蠕虫的笑。那些垂死挣扎的蝴蝶蜂蛾的笑,以及缓缓屈伸的口器,低低颤动,在笑。

笑,诗人的符号,秘密的最先。笑,被我刻在水上,这位我水上第一见到的神灵。

惨淡的笑,眨眼,并努力扯起酒窝。担惊受怕,寒毛倒竖,只静悄悄笑了。笑,在生灵的脸上浮现,然后淡去,种入坟墓。墓碑笑,旋即凝固,成就墓志铭,也是笑。回忆笑,预言笑,饮酒笑,使酒杯不安分地摇摆,红尘笑,痴人随我笑,笑笑,大笑你们笑,在冷静时刻笑,癫狂笑,扯动头发笑。

像我的将军,在笑。他笑仇敌,笑自己,也笑他的战士,笑兵器。他面无表情在笑,横槊笑,纵马笑。江山笑,月夜笑,大雪大风呼啸笑,掩盖掉枯骨灰笑,残肢与断腿肃穆笑。

笑金钱,笑你们的宝藏,因为我的宝物就是笑,我挥霍笑,也聚敛笑。我挥舞笑,我闪烁笑,我拥抱并亲吻笑,旋即鞭打并怒斥笑。堆垒笑,推平笑,祭祀笑,杀戮笑。

这笑神,笑神来了,抱着满腹的谜语,推动着那个巨大的泡沫,终于来到山顶了。笑见我,笑跪我,笑给我作揖。它不平地笑,怨恨地笑,同时又开怀地笑,袒露胸怀与心神,就是一个个微笑的泡沫,泡沫里住着那些预谋不满的笑,那些被召唤却压抑的笑,或者干脆被抛弃的笑。

笑神酿着蜜,由一些无关紧要的笑酿的蜜,或是毒,或是不可听闻,却没有半点虚假的琼液。啊,这蜜淌到世界上,世界就发笑,淌到罪人上,罪人就发笑,淌到诗歌上,诗歌就发笑。最后,笑着癫着痴着,淌到笑神的心上,带来许多闻所未闻的笑。

奥义的笑,全知的笑,或是无能的笑,茫然的笑。紧紧盯着观众的笑,抿着紧张的嘴角汗流浃背的笑,光鲜的笑,丑陋不堪的笑,残疾的笑,消磨的笑,慌忙逃窜的仰天狂笑。

似乎单单收集形形色色的笑就足够好笑,把这些笑分类归档也是特别好笑,赐予每一只笑一个名字也令人发笑,用言语描述并一一例举记载也超级好笑,只要这样的笑永远持续就会有新的笑一只又一只产生下去,所以才有这样一个笑神。

笑神蹲在门前,笑神蹲在左边,而哭神则伏在笑神的右边。笑神每笑一分,哭神就哭一分。

听见吃吃吃的笑,有喉喉喉的笑,有呜嘻嘻的笑,笑神给他的笑加上各种声音。只要听到笑声就会明白笑的前世今生,就可以叫出笑的名字,可以跟它做上朋友,可以爱它,也可以恨它。只要看见,或者听见,或者干脆笑它。

当我笑一种笑,我从无数的笑中奋力地选一个,慎重地挑选一个笑远比轻佻地挑选一个笑更好笑,所以这往往是没有自觉的笑,难堪的笑,诡谲不讲情理的笑。我也会认真地,我与笑攀谈,询问它是否愿意被笑,这时我就是情不自禁笑,这份认真如此好笑。

笑神走近我,笑神来了,连着他的信徒,和一些狂放不羁的笑,美丽的笑。

 

我见到一些消逝的笑,一些流淌的笑,被像我一样的人刻划过的笑,被打上烙印的笑,不得不背弃笑神,颤抖与瑟缩的笑。

对于这些笑我亲如血亲,但我却不敢触碰它们,这一点让许多自嘲的笑爬上我的脸。

羞赧的笑,或者不好意思的笑,自惭形秽的笑,睹物思怜的笑,几种笑挤在我并不宽大的脸上,让我有些难过,旋即,只有难过的笑。

丝毫无法抑制这样的笑,在属于笑神的篇章,我也是一位笑神。我原本是任何神灵的,但这场仪式之中,我只能是笑神。我只能笑自己笑,哭自己笑,并嘲讽与愤恨自己笑。

我见到那媚艳的笑,妍丽的笑,有着安静与火热同质的笑,那是女人的笑,也有男人的笑,欲的笑,灵之笑。

相较那些奇诡的笑,我更害怕这些单纯的笑,纯净的笑。所以我只有强笑,拿孱弱的笑应对强硬的笑,拿欺骗的笑面对真诚的笑。我真是一个恶魔,我是这样一个诈骗。

笑神是诈骗的,哭神也是诈骗的,渐进的笑与渐进的哭,笑的本真,笑的名字。

当我念诵笑的名字,我才对笑一无所知。我走进笑神,这一抹伪装的笑,秘密的笑。我走到笑的中间,思念笑,承认笑。主动拥抱那些看起来无知的笑,愚昧的笑,在闪亮的笑与温柔的笑面前望而却步。

这是我的人性,叫人忍俊不禁。在我的意念之中,一切与人有关的事物都愈发好笑,叫我先用冷笑,再用蔑笑,再怒笑,狂笑,癫笑,傻笑。

轻轻触碰,裂纹如笑,疼痛在笑,迷惘笑,盈满笑。大地颤动在笑,火焰颤动在笑,目光摇曳在笑,我与你们是一类的,与他们不是。我爱你们是一类的,他们,则全不爱。爱之笑,漠然笑,让我用笑,先笑,不管是什么笑。

是了,我是在寻找人性的途中,跌到了河上。我去往人的边界,到门上,门后,就遇到笑神与哭神。

一位笑神与一位哭神,这奇诡,又想笑,想笑笑到倒下,笑到打滚。想冷静地笑笑,仔细而轻微地笑,打断一切思索地笑,停笔笑,不再笑也笑笑,诞生之笑,复活之笑,冥河笑,彼岸笑。

一位笑神,笑着。面无表情笑。一位哭神,哭着。面无表情哭。

笑中也有优雅的哀愁,哭中也有病态的欢悦。这两位无聊神,无情神,笑与哭的收割者,哭笑的歌者诗人收藏家博物家冒险家,真是与我万分神似,我甚至开始思考,这两位神是否就是我的一面。笑,哭,但先允许我狂笑吧,深刻地笑,深处的笑。

笑呵,笑不需要神,笑讨厌你我。笑呵,真是诗,是曲,是哈哈哈,是吼吼吼,是呵呵呵。遗忘笑,分离笑,放弃笑,再见笑。

笑神来了,连着他的信徒,无主的笑,失魂落魄的笑,绝望的笑。

 

虚妄的笑,虚假的笑,那些不被信任的笑躲到哪里去了。格格不入的笑,突兀的笑,压抑不了的,抽搐的笑。我的笑们,总有那些幸福的笑与悲哀的笑,可是什么样的笑才会完美呢。

终末的笑,结束的笑,回眸一笑。唇之笑,舌之笑。我像一个人一样缅怀孤独的笑们,怜悯那些垂死的笑,病重的笑。我不是那位笑神,所以才会有一个笑神,笑的牧人,笑的神灵。笑神在笑,那就是万笑之笑,唯一的笑,无终无始的笑。

我不是这样一个笑神,开放的笑,释放的笑,真实的不说谎的笑。

不能对笑真心实意,我喜欢的是肌肉与皮肤的欢愉,这样,笑与哭同质。笑和哭本就是一样的,可是人类发明了多么无能的情感表达方式。可是进化的能力却没能清除这种遗物,反是保留下来。多么可笑。

笑不属于我,它们永远是笑神的信徒,多么深交一只笑,只愈发现不可揣度。听笑歌唱,听笑一一言语,看笑舞蹈,出现并消逝,听笑在笑。

我想这些笑大抵是诗人编纂来的,许多笑不属于人间,不被人承认,如同怪胎。所以才有这位笑神,一位微微笑着的笑神。在我深思这些笑的奥秘时,笑神一定也在发笑吧。

笑才是秘密自身。钥匙的笑,锁孔的笑,以及是否存在的那财宝与谜底的笑。

启示的笑,发端的笑,一位神灵的笑,侧耳倾听的笑,凝视不移的笑。启发我,诉说我,在我凝定时欺惘我,在我坚定时背弃我。在笑所表达的世界之中,编成笑之梦,编成时间背面,空虚背面,笑之命运,笑的始终。

所以笑是朝圣的第一旅,是最先的财宝,这个无情的世界第一束馈赠。

一位笑神,在门前笑着等我的笑神。欢欣地大跳舞步,教会石头与宝石喜笑的无聊神,是我左边的见证者,是左边的记录者。我才是这样一个信徒,我也是它的奴仆,一只微不足道的笑,躲闪成迷的笑,我原是千变万化的笑,在人间清醒与混沌断不能辨的时候。

只有我与这笑,只有我与笑的关系。笑的形状,笑着形影不离。

世界融化在笑,轻薄的笑,嘴角上摇,眯住双眼。这神秘的发端,融化的笑,包容收摄的笑,魂牵梦萦的笑。命运融化在笑,诗人欲言又止的笑,繁复到细微深处,勾画而出的笑,笑的名字,笑的言语,笑的国。

我爱你如笑,我的爱如笑,我爱这一笑神。而笑神弯卧在枝桠上,悬挂在月牙上,直到你我都轻轻笑起来,不言,像笑的仪仗,笑的祭祀,笑的祈祷。

笑神来了,笑神是我,也是你。

笑神是夜,是少女也是老人,是土地,也是森林。笑神走近我,连着他的信徒,迎接着朝圣的旅人。

是以记下朝圣第一见到的,是笑。

诸神篇 • 003

 

天下语者

 

欢迎转载

版权问题请联系:frostdescent.ustc@gmail.com

 

诸神篇 • 002”的一个响应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