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山憔悴卿怜我,红粉飘零我负卿

七七乞巧,良辰佳期,便再写一篇随笔,讲一个同样求而不得,思而不见的故事,以和这流传千年的天人之美。
标题取自吴梅村的琴河感旧其三,吴梅村便是江左三大家中的吴伟业,梅村是他的号,琅琊榜的江左梅郎可能就是取名于他。
江左三大家另外两人一是之前提过的钱谦益,还有一人便是合肥的龚鼎孳。
江左三大家均仕明清两朝,故都名列贰臣传。
吴梅村江苏太仓人,出身书香门第,家境优渥,师从同乡大儒张溥,就是那位<<写五人墓碑记>>的复社领袖,年少成名,19岁秀才,21岁中举,崇祯四年的会试第一,廷试榜眼,时人嫌嫉,讽谤四起,天子在其文章上朱笔御批“正大博雅,足式诡靡”,此处式通示,于是物议遂息,天下闻名。
这里有一个颇为有趣之处,张溥仅长吴伟业七岁,张溥是庶出的,年轻时教书糊口,不过在江南才名甚著,吴伟业十四岁时师从21岁的张溥,然而两人都是崇祯四年的进士,张溥也考的不错,是二甲,吴伟业名次还在张溥之上,这就叫青出于蓝胜于蓝,这就叫名师出高徒。
时梅村23岁,这个年岁的一甲,明史中也罕有堪比的,宫花着帽,打马夸街,正可谓春风得意马蹄疾,要说最典范的江南才子,大抵如此吧。
可惜少年意气逢国暮,崇祯皇帝虽对吴伟业有知遇之恩,但毕竟帝国末路,哪怕晚明政局腐朽,东林,复社,阉党互相倾轧,吴伟业却一路升迁,直到十四年辞官………
前半生鲜花着锦,烈火烹油,后半生便是青衫憔悴了。
当然知人论世还得从诗文中看,吴伟业的成就在于他的长篇叙事诗,他的长篇叙事诗是中国历代文人之冠,不仅是量更是质。
江南才子佳人的爱情故事颇多,江左三大家各对应秦淮八艳中的一位,钱谦益与柳如是,龚鼎孳与顾横波,吴伟业则是对应卞玉京。
虽然吴伟业写过圆圆曲,但和鹿鼎记里写的不同,吴伟业并没有见过陈圆圆,只是借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来讽刺开关降清的吴三桂。
尝闻倾国与倾城,翻使周郎受重名。
妻子岂应关大计,英雄无奈是多情。
全家白骨成灰土,一代红妆照汗青。
钱柳与龚顾都结缡永好,但吴伟业与卞玉京从崇祯十四年初遇到最终,却只是在江南错身巷里一场相逢。
相遇时吴梅村名满天下,卞玉京艳冠秦淮,善诗文、工书画,正是才子佳人,金风玉露,虽郎情妾意,吴伟业在《过锦树林玉京道人墓 并传》中曾记述两人相逢,“与鹿樵生一见,遂欲以身许。酒酣,拊几而顾曰:“亦有意乎?”可谓一见倾心。
可惜的是吴伟业彼时已有一妻两妾,再加上朝廷规定官员不能娶就任地的歌姬,终究未成。
而后连年战乱,再见就是十年以后了,十年生死两茫茫,在钱谦益撮合下,两人相见,但可能卞玉京记恨吴伟业先前之事,也可能彼时卞玉京与钱谦益有私情未了,也有可能卞玉京已坚定出家之念,只是许下了再见之约。
缘知薄幸逢应恨,恰便多情唤却羞。各有难言之隐,心事又凭谁语?
次年两人约在初遇旧地幽会,已是物是人非,吴伟业孤臣孽子,恩师亡故,旧友出家,沦落天涯,故国之思、黍离之悲,踌躇茫然,俱到心头,卞玉京一袭道装,也是飘零久,两度嫁人,俱不合心意,以致心灰意冷,遁入道门,两人互诉衷肠,抚琴而泣。
吴伟业写下了长诗《听女道人卞玉京弹琴歌》。
这是他们最后一次相见,吴伟业不久后迫于无奈仕清,三年后丁母忧再不出仕,深恩负尽,死生师友,算是青衫憔悴,卞玉京不久后病故,香消玉殒,可谓红粉飘零。
多年后,年届六旬的吴伟业前去凭吊卞玉京墓,写下了最后的爱情绝唱,
玉京道人,莫详所自出。或曰秦淮人。姓卞氏。知书,工小楷,能画兰,能琴。年十八,侨虎丘之山塘。所居湘帘棐几,严净无纤尘,双眸泓然,日与佳墨良纸相映彻。见客,初亦不甚酬对。少焉,谐谑间作,一坐倾靡。与之久者,时见有怨恨色。问之,辄乱以它语。其警慧,虽文士莫及也。与鹿樵生一见,遂欲以身许。酒酣,拊几而顾曰:“亦有意乎?”生固为若弗解者,长叹凝睇,后亦竟弗复言。寻遇乱别去,归秦淮者五六年矣。久之,有闻其复东下者,主于海虞一故人。生偶过焉,尚书某公者,张具请为生必致之。众客皆停杯不御。已报曰:“至矣。”有顷,回车入内宅,屡呼之,终不肯出。生悒怏自失,殆不能为情。归赋四诗以告绝,已而叹曰:“吾自负之,可奈何!”逾数月,玉京忽至,有婢曰柔柔者随之。尝着黄衣,作道人装,呼柔柔取所携琴来,为生鼓一再行,泫然曰:“吾在秦淮,见中山故第,有女绝世,名在南内选选择中。未入宫,而乱作,军府以一鞭驱之去。吾侪沦落分也,又复谁怨乎?”坐客皆为出涕。柔柔庄且慧。道人画兰,好作风枝婀娜,一落笔尽十余纸。柔柔侍承砚席间,如弟子然,终日未尝少休。客或导之以言,弗应;与之酒,弗肯饮。逾两年,渡浙江,归于东中一诸侯。不得意。进柔柔奉之,乞身下发,依良医保御氏于吴中。保御者,年七十余,侯之宗人。筑别宫,资给之良厚。侯死,柔柔生一子而嫁,所嫁家遇祸,莫知所终。道人持课诵戒律甚严。生于保御,中表也,得以方外礼见。道人用三年力,刺舌血为保御书《法华经》。既成,自为文序之。缁素咸捧手赞叹。凡十余年而卒。墓在惠山祗陀庵锦数林之原,后有过者,为诗吊之。
龙山山下茱萸节,泉响琤淙流不竭。但洗铅华不洗愁,形影空谭照离别。
离别沉吟几回顾,游丝梦断花枝悟。翻笑行人怨落花,从前总被春风误。
金粟堆边乌鹊桥,玉娘湖上蘼芜路。油壁香车此地游,谁知即是西陵墓。
乌桕霜来映夕曛,锦城如锦葬文君。红楼历乱燕支雨,绣岭迷离石镜云。
绛树草埋铜雀砚,绿翘泥涴郁金裙。居然设色迂倪画,点出生香苏小坟。
相逢尽说东风柳,燕子楼高人在否?枉抛心力付蛾眉,身去相随复何有?
独有潇湘九畹兰,幽香妙结同心友。十色笺翻贝叶文,五条弦拂银钩手。
生死旃檀祗树林,青莲舌在知难朽。
良常高馆隔云山,记得斑骓嫁阿环。薄命只应同入道,伤心少妇出萧关。
紫台一去魂何在,青鸟孤飞信不还。莫唱当时渡江曲,桃根桃叶向谁攀?
三年后,吴伟业去世。
大概就如吴伟业在另一首鸳湖曲中写的那样,
君不见白浪掀天一叶危,收竿还怕转船迟。
世人无限风波苦,输与江湖钓叟知。
那知转眼浮生梦,萧萧日影悲风动。
白杨尚作他人树,红粉知非旧日楼。
叹鹊桥犹能年相见,公子佳人难再逢,
物是人非事事休,年年肠断横塘墓。

 

墨若虚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