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没有钱,朋友介绍给他一份在街上值班的工作。

街不是那种很宽阔的街,是那种两侧都不通向任何地方,也没有店面的街。来往的只会是路过的行人,这一点让他感到满意。他的值班室就在街的中段,一间简易的小房间,放得下一张小床,一张桌子,一个电风扇。大部分时间他坐在里面,打量着过路的人:过路的大多是学生,三三两两地走着;也有骑着车的;还有把这街当停车场的上班族。他刚来的时候,街上还有一所学校,一到放学的时间,整条街上都是卖台湾烤翅,炸鸡块,肉夹馍,还有寿司的小贩。他有时忍不住,也会去破费一下。如今学校已经拆迁,这些人一下就销声匿迹。他思考过,毫无疑问这些小贩以某种他还不清楚的方式在这个城市里迁徙。八点他会在之心城看到他们,九点就在科大西区外的路口。再之前他们在哪里?他买了张地图,试图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不过他没有那个时间去跟随。这种思考只不过是一种打发寂寞的方式。

有时候朋友会来看他。他特意准备了两个小板凳。他们就坐在值班室外面,把电风扇拿出来,一边吹着聊胜于无的风,一边聊着毫无意义的话。其实他一点也不想和朋友聊天。感激是感激,但确实没有什么可以聊。

另一些时候他会看书。躺在他铺的席子上,吹电风扇,泡茶,看书。热水是从不远处一个小区那里打来的。有些是他以前看的小说,科塔萨尔或者是塞林格,有些书是从卖盗版书的小贩那里买的。内容都是一些惊奇故事。他也想遇到,晚上值班的时候会产生这样的念头,无论是抢劫还是什么,能让他遇到就行。然而这条街实在是没有故事。晚上偶尔只有学生走过,塞着耳机,在两侧不同颜色的路灯下,展现出不同颜色的影子。

对面的学校现在已经拆成一片废墟。工人们把拆出来的钢筋堆在一起,在他看起来就如生长在废墟上的麦子,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生活,他想,就是这样无趣,漫长。他坐在小板凳上,抽着烟,望向街的另一边,有人骑车飞驰而过。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